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我要做電商 2022 年 01 月 04 日

劉永城

香港跨境電子商貿總會主席(內地事務及粵港澳大灣區),曾任TARGET中國區總經理及服務多間跨國企業要職,超過20年商貿經驗,現在就為大家細說數碼及跨境電子商貿。

封關後內地電商的巨變,我們還跟得上節拍嗎?

最近Facebook動態回顧讓自己重温了一份十年前的專欄—「劉永城玩轉電子商貿」。十年後,內地電商行業發展,比某水果手機品牌產品升級速度來得更快。現在內地電商玩法已很不一樣,市場上就算是真正「識玩」電商或擁有管理過數億銷量電商旗艦店經驗的,就以直播帶貨形式抑或內容營銷,重點是「賺到錢而有利潤的人真的不多」。當年這段專欄一出,都被人嘩嘩聲的說:「咁串?」 但事實已經放在眼前。
今時今日自認「會做電商」的人很多。這邊廂,友人A在搞大灣區O2O(Online to Offline)賣場,經營模式以內地實體店配合二維碼,通過跨境電商模式下單。其實這個模式已是二○一五年的概念了,當年吸引了不少朋友,在內地的新保稅區投資。可惜當時這個概念比較新,場地欠缺人流,友人最終輸了二百萬人民幣損手離場。(可參照二○一五前海、南沙保稅區等當年的失敗案例)。之後,我又在一個場合中,認識友人B「銀髮網紅」,他說自己很會做直播帶貨,在內地簽了幾千個網紅。(當然言談間他並沒有提過任何銷量、流量、ROI-投資回報率),筆者很輕描淡寫地問:「一般千次觀看成交金額多少?」友人B就胡說一堆,其實可能連他自己都搞不懂。其後我發現,原來他們只是外判給內地第三方公司做的,真的令人啼笑皆非。

筆者早於2013年巳受邀出席有關O2O的講座。

 



回港後幾個月,漸漸發覺香港電商行業十分混亂,「業餘素人」的直播帶貨行業氾濫,一場直播真正能為客戶帶來銷量,而且有利潤的案例並不多。一個新品牌想打進中國市場,並不是略懂一下修圖、剪幾條短視頻,然後放在小紅書「種草」、偶爾拍幾條搞笑短片上載到抖音、快手,或者再找個「素人美女」開場live,就以為自己可以在內地電商市場佔上一席位了。
以前經常聽到身邊朋友說,燒了一百多萬找人去運營一間「淘寶專營店」,還未達「天貓旗艦店」級別,就把幾十萬貨存壓在保稅倉,而且沒有存放在恆溫倉庫。價值幾十萬的貴重貨品,就在炎炎夏日、四十幾度高溫存放着。還有些朋友通過中介,找了幾個網紅分別做了幾場直播,但可惜全部「翻車」,直播帶貨的銷售額都不夠他們付坑位費(出場費)。
筆者在封關期間一直在內地工作接近一年,疫情對生活變化之大,站在最前線打拼的電商和直播人員就深深體會得到。在疫情前,大家可能不太關注電商發展,仍有些人還依然覺得實體店在排長龍不什麼樣,一般公司沒必要大費周章去搞數字化改革或者電子商貿,經常抱着「看不見、看不懂、看不起」的態度。但到今時今日,大家都怕「來不及」跟上這個火速節拍了。(想知道封關後內地電商的巨變,我們怎樣才跟得上節拍,下期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