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娛樂放題  > 留星語 2021 年 12 月 03 日

披着狼皮的Pikachu Tyson Yoshi

先回帶,今年九月的拉闊演唱會,除了姜濤、林家謙及柳應廷,獨立歌手Tyson Yoshi,那身被網友稱為「盔甲」的爆肌,Holy!怎不能令於地下樂壇打滾三年的他人氣暴升?
眼前這位「盔甲人」,一身潮服衣履整齊,鏡頭前的他,自動Chok出現世代流行的「厭世」型樣,怎能想像到他最喜愛的,是以可愛著稱的Pikachu?
放下了商業用「厭世Look」,抱着Pikachu,廿七歲的他笑着緬懷。「Pikachu代表了我成長的年代嘛,我在英國讀大學時,還專程坐公車捉小精靈呢。」
他的原名叫程浚彥,英文名是Ben,但十四歲負笈英倫後,會用中文名簡稱「TY」。大學畢業回港,當過一輪上班族,他以Tyson Yoshi這個藝名,遊走港、台地下樂壇,唱的歌曲風較接近R&B,跟其筋肉紋身外觀迥異。
「我讀的中學崇尚運動,我做Gym的習慣,也是那時培養出來,但為了fit in(適應),那六年我都隱藏了自己愛看日本動漫、愛聽流行曲的本性,幸好讀大學時,我終於可以解放真我,做回自己。」
別以貌取人的道理顯淺,不用回帶,恆久如是。

 

 

不用Chok,受訪的Tyson Yoshi,抱着最愛的比卡超,還可以吧。

 

Tyson視九月舉行的拉闊演唱會,為其由地下轉至地上的轉捩點,除了歌聲,那套「盔甲」居功不少。

 

地下情

一個拉闊音樂會,令Tyson Yoshi由地下樂壇走到地面,融入主流,但有別於一心走紅的歌手,他稱:「當我的歌在網絡上紅了,老實說,在香港除了較年輕的一群外,外界也不認識我,走在街上我也不會有困擾;拉闊之後,即使戴了口罩,有一次我在北角做Gym,離開時在街上見到一對母子,那個小朋友大概八、九歲吧,也把我認出來了,我就想,現在多了一些責任了。」
多了途人認得,多了高級品牌邀請任代言,Tyson表示視之為好事,「賺了錢,我才可以繼續做我的音樂,錄音、拍MV很燒錢。名氣給我的意義就是這樣,對我待人的態度沒有影響。
「可能因為以前在Underground時,見過太多人有丁點成就,然後就整個人也飄飄然,太討人厭了!所以我一直提醒自己,倘若有日我成功了,即使只得少許成就,也不能成為那種人。」
在地下樂壇打滾三年,Tyson試過被噓、被揶揄,他也將之轉化成動力。「我的性格是不能被看輕的,這也是我的動力,有時太疲累,但當想起一個不喜歡我的人,說我:『以為自己很大隻』,我便會起牀衝去做Gym;又有人說我:『他不行的,又不用廣東話,不是Rap又不是唱。』,那我就以讓他們去到哪裏,也聽到我的聲音。」

大學修讀設計的他(右),一六年畢業,遊歷後回港當店舖設計師,試過於上班途中,在港鐵內寫歌詞。

 

逃學威龍

不輕易低頭的性格,大概是Tyson十四歲便留學英國有關。「那時我本來在灣仔的鄧鏡波書院讀書,一個聖誕假,我迷上去網吧打機,之後試過逃學、曠課,就是為了去網吧,到中三那年,我媽就決定把我送去英國,讀寄宿學校。」
他入讀的Sedbergh School,專出產職業欖球運動員,他也成了其中一名狂熱分子。「在學校,假如我說我愛看動漫,愛聽歌,或者留在房中溫習,一定被同學笑,所以我就打欖球、游泳、做Gym,一日做六小時運動,身形大概跟現在差不多。
「幸好那裏沒有甚麼種族歧視,都是正常的年輕人爭執,那時的House master(社監)都頗照顧我,不過最實用的,還是他對我說:『我可以幫你解決,但日後你出到去社會,你就要自己面對了。』,他說得對!於是我開始去融入,那六年就這樣度過。」
讓他開始解放真我的,是到城市Brighton就讀大學的時候。「我不用再去討好任何人,一入大學我便參加了Animation group(動漫小組),跟同學們一起看《火影忍者》;聽我當時喜歡聽的Arbil Lavigne、Sum 41。」

 

中二、三時,他為了打機而常常流連網吧,父母因此送他到英國留學,從而改變了Tyson日後走的路。

 

在拍拖兩周年寫給女友的冧女歌《Christy》,在YouTube的點擊率已過一千一百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