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門裏門外 2021 年 12 月 02 日

楊立門

楊立門,前政府常任秘書長,現任商會行政總裁、歌手及作家。

野豬,無謂的爭拗

民生無小事,野豬問題不是大是大非,卻是對政府管治能力的一大考驗。我的立場很清晰:支持漁護署最近的誘捕行動,認為那些保護動物組織的反對理據並不充分,更有誤導之嫌。
香港的野生物種多樣性很高,城市人和野生動物大致上相安無事,但當某些物種開始帶來嚴重滋擾甚至危害市民的安全,絕對有需要採取果斷手段去控制牠們的數目和活動範圍。這與動物保育或動物權益沒有半點關係,問題在於手段是否文明有度。自從野豬狩獵隊制度取消後,野豬的問題便開始惡化,政府一直以文明和十分(我認為是過分)克制的做法應對,包括避孕、絕育和搬遷等,雖有一定效用,但始終追不上野豬繁殖的速度。在民怨激動的情況下,任何負責任的政府都不得不選擇撲殺這一手段,別的國家更會直接射殺,哪會先打麻醉針那麼人道?這些行動亦只針對某幾個市區黑點,絕不會影響在野外生活那幾千頭野豬。其實新界有不少農戶的作物也深受影響,類似問題在內地及外地十分普遍,新加坡為了保持郊野地區生態平衡,不但野豬,連猴子也照殺。

 

 


動物組織長久以來散播的一個錯誤觀念是,野豬並不凶猛,不會主動襲擊人,除非受到攻擊。但問題是,你很難判斷牠何時會發狠,你可能只想驅趕,但牠以為是攻擊,不少野豬傷人的個案因此而起。動物組織這種說法誤導了很多人放膽去餵野豬,吸引更多野豬走進民居,是問題惡化的主因。他們口裏也叫市民勿餵飼野豬,但卻呼籲我們應與野生動物共存。其實所謂共存,是指人類和野生動物在各自的生境生活,互相尊重,我們不去侵犯野豬的生境,不代表我們要忍受牠們的侵犯。
香港人對動物愛心爆棚,這類言論聽多了,見到野豬便很難抗拒向牠們餵食的誘惑。動物組織叫停誘捕野豬行動之餘,並沒有提出任何解決方法,只是一味叫政府加強「避孕、絕育、搬遷、教育」,這樣下去的話,徹底解決問題那一天將會十分遙遠。愛護動物協會聲明「嚴厲反對」政府的行動,這令我不解,因為該協會也針對那些被認為危險或無人領養的動物進行人道毁滅,政府的手法一樣人道,為何協會可以做,政府不可以?協會也呼籲先採取「非致命」的手法,但這些方法已證明不足以解決問題,最近有警員驅趕野豬時身受重傷,是不是要等到有人喪生才可用「致命」的方法?
一個有趣的觀察是,社會人士對這個問題的立場,也可以用政治色彩來區分。黃營的組織、政黨和媒體一律反對,因為他們一向都是靠保育、綠色、人權及動物權益這類議題「吃飯」,年輕一輩尤其受落。這本來無可厚非,但若他們的倡議偏離科學和常理,假愛護動物之名來反政府,便不應得到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