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娛樂一針 2021 年 11 月 23 日

黃庭桄

《東周網》總編輯、《東周刊》副社長、兼星島新聞集團娛樂、名人、副刊總監。傳記著作有陳方安生《盡付笑談中》、鍾鎮濤《麥當勞道》、沙士紀實《香港還有英雄》和慈善義賣的《一念天堂》、《Cash Happy Book》,哲理著作有《人生何處不Laughing》、《一百個人的遺憾故事》、《眾善孝為先》、《娛樂一針》、《Fly Me To The Moon》、《送你一對翅膀》、《潮爆神獸卡》、《曾付出幾多心跳》、《終於在眼淚中明白》等。

難離難捨,想抱緊些

我們都是日月星辰下的螻蟻,微不足道,難敵無常,當呼吸一停,生命便散失如微塵,飄於虛空,沒法挽留。
能留下來的,只有在別人回憶中的思念。
匆匆一生,有研究說,我們會遇到大約8,263,563人,會打招呼的,約有39,778人;會和當中的3,619人熟悉;會跟275人親近;會有不足10人是生死相隨。到底誰才是你等了500年的一次回眸相遇呢?
但走到最後,誰都要揮淚作別。

 

 

 

 


上天很好,每個人的生命劇本,都會安排某個男人和女人,來飾演父親和母親,眠乾睡濕,供書教養,愛是無涯。然而父親的戲份,通常都不會把愛溢於言表,總是跟子女有着一點點的距離。
著名填詞人黃偉文曾經替陳奕迅寫過一首《單車》,當人人以為是歌頌父愛,其實是他對父親的投訴。
他的父親是典型的中式傳統男人,對子女的愛,不會宣之於口,從來也沒有兩父子攬攬錫錫的溫馨畫面。
在他讀小學一年班的時候,試過從後摟着父親的腰,坐電單車去海灘,「那是我生命中唯一的一次擁抱他,也是唯一的一次比較實在覺得,爸爸是真的愛我的。」
之後在某年入秋,他的爸爸賣掉了電單車,父子再沒有那種貼身的擁抱了。對於父親把愛吝嗇,他一直耿耿於懷,牢記着,放不下,於是把情懷寫成《單車》的歌詞。
日前他在社交平台寫道:「騎單車的人,今天遠去了。」間接公布父親離世的消息。最釋懷的是,他原諒了父親,趕得及跟他說:「我唔嬲你啦!」原本很安靜的父親,眼睛開閤了一下,才讓生命影畫戲徐徐閉幕。
「難離難捨,想抱緊些,茫茫人生,好像荒野……」單車載不走的,是懷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