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門裏門外 2021 年 11 月 18 日

楊立門

楊立門,前政府常任秘書長,現任商會行政總裁、歌手及作家。

地方行政的前世今生(一)

區議會制度應怎樣發展下去?在三十多年的公務員生涯中,我曾先後三次在民政、地方行政系統工作,算是有些第一手經驗和心得,所以希望在這問題上多說幾句。
在英治時代,當官的高高在上,主子更是英國人,所以在各處設立地區「衙門」(當時叫「理民府」)以利便政令的解說和實施,下情上達,有時還兼具排難解紛的功能,的確很合乎殖民統治的倫理,而這個模式大概維持至八十年代初。港督麥理浩一九七九年上京會見鄧小平,爭取延長新界租約不果,英國自知不能再維持在香港的治權,便馬上啟動在其他殖民地屢試不爽的「散水」機制,在將來共產政權下的香港,埋下西方模式民主的種子,可保以後中國永無寧日。這做法證實極有「遠見」,從一九八二年第一屆區議會選舉引入直選成分起,一直發展至二○二○的選舉,泛民侯選人喊着「五大訴求」,竟然拿下了九成議席,全面控制區議會,可說是空前成功。這個計謀的可怕之處,在於倡議者站在民主的道德高地,可以義正辭嚴,當時還未見識大國博弈的香港民眾,當然也十分受落。

區議會日後的角色如何?

 


一九八四初我到地區工作,已覺得這個制度有點奇怪。做管治工作需要倚仗兩種權力,一是民意的授權,二是資源(財政、人員或土地)的使用權,但民政署(後來改稱政務署)的官員卻兩種權都沒有,只有「政務專員」一個虛銜。隨着直選議席逐步增加,民意授權轉移到民選議員那邊,政務專員也不再兼任區議會主席一職,由議員出任了。在地區事務上,各個管市政、運輸、康樂文化的政府專業部門都各有其主,而它們的地區主管並不聽命於民政署。以前民政署手上有土地審批權,在地區事務上是王牌一張,但一九八二年後地權都收歸地政總署。分區政務署可動用的財政很有限,主要是做些小型工程、資助些社區活動和文娛康樂節目,如何分配也須徵得區議會同意。這情況到今天大概沒變。
政務專員逐漸演變成一個大公關、地區耳目和情報收發站。在我那個年代,專員每周向上頭交一篇「區情報告」,主要綜合區內各界對政府政策或建議的反應,和各個政治勢力在區內的大小動作。這些報告有其影響力,因為它們都能直達港督的桌上,我曾接觸過的尤德及衞奕信是親自過目,亦偶有作出批示。在這樣一個制度下,個別能幹的官員還是可以憑個人的手腕和親和力,遊走於各個勢力之間,進行籠絡游說,特別是整合和協調各個政府部門在區內的工作,以達到多贏的局面。
白頭宮女的回憶就此打住。地方行政今天已換了一個樣,國安法後的區議會,政治地位驟然旁落,連分區委員會和滅罪委員會也不如。仍在官府的舊同事說,抹去了政治,區議會(縱使已是小貓三四隻)又回復實務工作,也不是壞事。地方行政究竟何去何從,下次再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