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名人薈  > 名人專訪 2009 年 03 月 20 日

吃得開 葉澍堃

請恕筆者直言,訪問葉澍堃前有個極大的憂慮,很擔心他會耍官腔,一切無可奉告,被他嚴肅的樣子悶親。但原來卸下烏紗後的葉澍堃已無官一身輕,會說笑,會搞爛gag,只是拒絕談政治。

闊別政治圈子一年半,葉澍堃轉行做才子寫食經,每天離不開吃喝玩樂,打乒乓球、游水、聽音樂會、尋訪美食,快活過神仙。

做官三十四年,葉澍堃坦言一度感到工作又累又悶,只想在六十歲前找回屬於自己的生活,「叫我出返嚟做嘢?唔得啦,已經夠晒,我太鍾意現在的生活。」一邊說,葉澍堃一派從容,「做人唔好成日都咁認真,有錢無錢都好,最重要是享受生活,人生就是這樣。」

退休後的葉澍堃,不談政治只談美食,每天都在吃喝玩樂中度過,更願意親手下廚煮飯給老婆(左)吃,如此的退休生活實在羡煞旁人。

葉澍堃和所有高官一樣,在任時要經常被尊貴的立法會議員「質」,但他說自己與業界和議員關係不俗,只是因為當時有官職在身,所以才耍「官腔」。

「鮮蝦二両,四五粒乾瑤柱,一両葱,十二両飯,還有腿汁和鹽……」葉澍堃以方太的口脗說着,一邊把材料先後有序地倒進瓦鍋裏,調校火喉大小,再用鑊鏟把材料混和在一起,香氣令人垂涎三尺。

三扒兩撥,葉澍堃把自己的傑作端到老婆大人面前,急不及待要她品評,「我第一次炒飯給她吃,冇乜幾何,快啲試吓。」愛妻吃罷這碟愛心炒飯,葉澍堃又急不及待跑回爐頭,要給老婆和兩名兒子做「鹹魚炒蛋」,「蛋不可以太快煮熟,一直攪住會滑些,鹹魚又不可以爆香,因為好易燶……」

這樣子的葉澍堃,的確很少見,但我們都要開始適應,因為他近來已化身食家,寫飲食專欄,現身電視台飲食節目,打算寫食經,擺脫「前高官」這個名銜。

「我不敢自稱甚麼食家,食就個個都識,只係識得揀一些好食的地方,約一些朋友去食,去分享,然後同廚師交流一吓就是了。」

打從做官年代開始,葉澍堃因為要出外應酬,已很少機會回家吃晚飯,誰料因而種下「愛吃」的根,退休後這個習慣也未有改變,幾乎八成日子都會出街搵食,見見朋友,摸摸酒杯底,風花雪月一番,樂極。

葉澍堃收藏了不少酒樽,他說很多人喜歡數萬元的名酒,但其實即使是數十元的,只要是跟朋友分享就已經很不錯。

日日出街搵食

「食嘢不止是談食物,還有環境、朋友等等,如果一個人去都無癮啦!食飯都分好多種的,有些食得好開心,有些就……你明我講咩啦,所以退休後的好處是,不需要應酬對方,以前啲人可能因為我係官要畀面,依家唔使啦,到現在都還一齊食飯的咪最好囉!」

上月中,他約了近十位老友,到ifc某餐廳吃一位從芬蘭來港獻技的米芝蓮二星級廚師主理的晚膳,席間他們隨隨便便地講爛gag,輕輕鬆鬆的,菜餚送到,他先拿起相機拍照,然後施施然品嘗,把味道和感受記在腦海裏,回家就拿出紙筆撰寫出來。

「寫食,只是想嘗試吓,因為退休前無做過亦無得咁做嘛。」可以說是玩票性質,但葉澍堃玩得挺認真,每星期都花上個多小時,乖乖地「做功課」,逼自己寫專欄,打算日後結集成書。

「我中文幾好,以前中文攞A的,中六時有讀中國文學同中史,否則現在都寫不到。」他自豪地說。

年輕時代的葉澍堃家住沙田,在信義小學唸書,中學考入聖保羅書院,對面就是香港大學,挾着兩個A順理成章踏入港大校園,「以前返學好慘,朝朝六點起身趕最早一班火車,去天星搭船,再搭三號巴士上大學堂。」葉澍堃開始憶起陳年往事。

雖然長大後工作離不開經濟、數字,但原來葉澍堃年少時有「數字恐懼」,他中六時曾做過有關會計的暑期工,之後發誓不唸會計,「計來計去計個balance出來,煩到死!」他大學選修社會科學系,七三年大學畢業,做過幾個月船公司,負責處理海員事務,同年投身政府。

投考政務官,葉澍堃坦言當時不是抱着甚麼大志願,純粹因為月入有三千多元,人工是原本的一倍,所以就考了。他仕途亦很順暢,由深水埗政務主任開始,副金融事務司、勞工處處長、經濟司、財經事務局局長到最後的經濟發展及勞工局局長,眨眼三十四年。

葉澍堃幾乎每晚都會約朋友外出「搵食」,順便找題材寫食經,又分享他所拍下的食物,「我唔敢叫自己做咩食家,只係識得揀一些好食的地方,約一些朋友去食,去分享,這樣已經很快樂。」

○六年葉澍堃為支持昂坪360化身「360超人」,造型搞笑,是他做官時難得輕鬆的一面,「無所謂啦,咁要為政府做嘢嘛。」他笑說。

做官好慘

「做官好慘好辛苦,朝朝好早起身,八點就開早禱會,之前要睇晒報紙,之後又有好多會開。」他管轄的範圍闊得嚇死人,勞工、旅遊、航空、航海、能源、物流等等統統關他的事,任何會議和應酬都走唔甩,「基本上無乜邊日可以放假,尤其是有Email後更困身。」

同一份工打了三十多年,葉澍堃早年曾有「離心」,「通常人到三十歲都會問吓自己前途,所以曾自修法律,考了執業試打算做律師。」但由於當時兒子剛出世,辭掉政府工就會失去宿舍和穩定收入,在權衡過理想和現實後,他選擇留下,才有日後的局長葉澍堃。

很多人都跟記者一樣很記得他的「官樣」,面對鏡頭總是一臉嚴肅,說話永遠準備好標準答案,如何旁敲側擊都「撬」不開他的金口,「做官講嘢就係官腔,你講乜都無用!」

不再說官話

他直認以前會耍官腔,就連老友也揶揄說「聽唔明佢講乜」,其實他深明為官之道,「做官預咗要畀人鬧,行出來就代表政府,所以要講官話,現在不用了,我只代表自己。」

他說當年做局長,職責就是做中間人,「像勞方和資方的立場一定不同,官永遠在中間,其實大家都係人,最緊要明白大家的出發點,捉佢哋坐埋一齊傾,一人讓一步,不可以一步登天。」

「勞工是最好的例子,任何嘢都有不同的利益,我們要找出共同點,但無可能全世界都happy,話做到就呃你,總有犧牲和讓步,找個平衡點。」假如這番話是在他做官時說,一定會被人說是「官腔」,到今時今日說,則成為了肺腑之言。

離開官場,葉澍堃不再需要向人推銷政策,但他依然離不開「推銷」行列,最近就忙於為慈善機構「小母牛」籌款,「被我約出去食飯的朋友都好慘,因這個世界無免費午餐,通常食完飯都要捐錢。」他得意地笑說。

去年他接受舊同學梁錦松邀請加入小母牛當籌款委員會主席,今年索性加入董事局,瞓身力撐,「去年我們籌到五百萬元,今年經濟不好應該難些,不過都希望籌得番這個數。」籌款時,他再度使出公關技巧,「坐喺度無人會畀錢你,只寫信都不會捐,起碼要找他們傾吓,讓他們知道『小母牛』是甚麼,有人還以為是『小肥羊』、『小肥牛』㗎嘛!」這個gag也不算爛。

上月葉澍堃到電台接受訪問時巧遇舊同事葉劉淑儀,他笑言女士們比他更有魄力,退休後繼續在政圈打滾。

葉澍堃是眾高官中,出名歌喉好,他至今仍有請老師學唱歌。

鹹魚白菜也好味

今個月開始,葉澍堃要確切實行籌款大計,分身不暇,但他覺得非常值得,「去年四川地震後我們去過廣源探訪,受助的農民把家裏最好的臘肉、蔬菜等等都捧出來請我們吃,令我們很感動。」

現時全球經濟波動,很多人愁眉不展,但只要放眼世界,現在香港人擁有的已經很美好,「我一向都說美食不一定要好貴,幾十年前因為屋企人要出去工作,我做大哥的要給弟妹做飯,幾難食都要食,因為有得食已經好好。當年任何人都捱過,現在都不是好差啫,不要甚麼都抱怨和投訴。」

他說很多人都喜歡喝貴價紅酒,例如幾萬元一支的Le Pin,「我就話不如買一支叫Du Pin的,名字差不多,但只需五十蚊,然後炒個廿蚊的鹹魚炒蛋,食個白飯,同一班老友一齊已經好happy啦,未必差得過鮑參翅肚的。」

「錢不用多,做人最緊要開心,最緊要多老友。」無憂無慮的退休生活,真是快活過神仙。

葉澍堃現時投身最多的公職就是慈善機構,既獲委任為馬會董事,又是「小母牛」的董事。

家庭樂 溫馨到暈

跟葉澍堃做訪問見過葉太兩次,原來他倆在大學時代便認識,在舞會邂逅,葉澍堃大着膽子向女方攞電話後不久便開始拍拖,是一見鍾情嗎?「呢個世界有冇一見鍾情呢?你都可以話係嘅,哈哈!」結婚多年,今年情人節葉澍堃親自錄了一首〈為你鍾情〉給太太當禮物,sweet到暈。

葉澍堃退休後,由於沒有聘請秘書,葉太就做跟得夫人,經常一齊去飯局之餘,他拍攝的食物相片都由葉太回家存檔處理,而當本刊邀請他煮飯拍照時,他就主動約了妻子和兩名兒子來試味,「他們說未食過我的炒飯,所以一定要試吓。」只見他們一家四口你一言我一語,溫馨非常,教仔之道是甚麼?「見少啲咪好囉,少argue嘛!哈哈!」有個如此風趣的父親,家庭關係怎會不好?

葉澍堃的大仔(左二)Hiram任職投資銀行,細仔Ian(左一)任職大律師,二人專程趕到飯店品嘗父親首次下廚、由阿一(右)教路的炒飯,頻讚好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