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娛樂放題  > 娛樂追擊 2021 年 10 月 08 日

債主大控訴 吳剛涉欠600萬忽然人間蒸發

要數《歡樂滿東華》的經典人物,吳剛一定赫赫有名。為慈善籌款不遺餘力的他,當年飲油、食炭、被車輾過,彷彿刀槍不入,神勇非常!退出娛樂圈後,他轉做飲食業,同樣神勇非常,一度盛傳身家十級跳升,晉身億萬富商的行列,羨煞旁人!
可惜,好景不常,吳剛年前既遭法庭頒佈破產令,近年又不斷被傳出與人錢銀轇轕的新聞。日前,C小姐就帶同吳剛與吳太毛娜的借據現身,向本刊力指兩夫婦欠下她近六百萬元的債項,一直未能成功追討。近日,吳剛與太太及兒子吳波比,一家三口更完全失去聯絡,宛如人間蒸發,令C小姐苦無對策。

C小姐帶同借據及證明文件,力數吳剛夫婦欠債不還,並且近日更聯絡不到二人。

 

昔日,C小姐與吳剛一家三口經常相約食飯;而吳太毛娜就不時聲稱父親是有頭有面的新加坡富豪,因為怕在外被人認出,所以上街要戴上太陽眼鏡,只在家中才以真面目見人。

 

法庭頒破產令

現年六十六歲的吳剛(原名:吳信義),在九十年代,經常於無綫節目《歡樂滿東華》中,作驚險表演籌款,他既吞食熱炭,又在滾油鑊中徒手取物,之後還玩心口碎大石、躺於碎玻璃上被貨車輾過、遭多枝纓槍插身體,以及被綁着手腳,然後遭四輛電單車拉扯等,成功建立「師傅」的形象。不過,這些表演後來被質疑真確性。直至二千年,他因練習時拉傷腳,自創的鐵布衫表演被飛出節目,在意興闌珊之下,他黯然退出娛樂圈。
其後,吳剛投身飲食業,經營婚宴生意,並憑着知度名,令酒樓客似雲來,有指他那些年賺到盆滿缽滿,甚至身家過億。可是,之後卻傳出他跟拍檔意見分歧,還轉投另一婚宴集團工作。一一年,他更被金融公司入稟申請破產,一二年被頒發破產令;而期間,他就被發現生活奢華,出入乘搭的士之餘,還居住豪宅君臨天下,更被拍到與老婆及兒子於圓方商場逛名店。由於,他表現不合作,原本破產令一六年屆滿,最後被延期多四年,至二〇年才正式脫離破產行列。
這些年,吳剛的負面消息總是不絕於耳。二千年,有報道指他借劉德華的名義,宣傳自己代理的果汁產品。翌年,又傳他向居住在屋邨的長者埋手,出售聲稱可減肥的「健康能量棍」。去年,再有報道披露他代購陳奕迅演唱會的門票,結果演唱會取消,但吳剛並沒歸還門票的款項,然後他以確診新冠肺炎為由,於深圳隔離未能處理,拖欠約三萬多元。
近日,有自稱是吳剛與吳太毛娜的債主C小姐,力數兩公婆合共欠債五百八十三萬元。日前,C小姐接受本刊訪問,出身富裕、家族在中環經營律師樓的她憶述:「我先認識吳剛的太太毛娜,一八年的七月透過地產經紀認識,她說有意購買君臨天下的一個單位(當時巿值約六千萬元),毛娜知道我認識該單位的業主及一些律師,所以與我接觸。」不過,C小姐指毛娜經常改變主意,兼多次以父親未存錢給她等藉口,而未正式成交該單位:「一時說會買,一時又暫時不買,直至一八年十二月她再次聯絡我,千叮萬囑,說對該單位十分有興趣,因打算買來送給兒子做生日禮物,希望我能幫她保留該單位。她雖然開了一張一千萬的支票給律師樓,但一路拖延,每次差不多到入數期,便通知律師樓,暫時不要入票,當然她每次也會用不同的理由截停入數。」

C小姐表示跟吳剛一家曾經關係良好,毛娜更主動把兒子跟自己上契;而自己的丈夫與吳剛亦甚為投契。

 

聲稱富豪之女

與C小姐交談間,毛娜會不時透露自己的身世,聲稱父親是新加坡的富豪,身家不菲,只是父女有誤會,繼而取得C小姐的信任。一九年三月,C小姐與吳剛夫婦於四季酒店見面,這亦是兩公婆首次向她借錢:「她跟我借二十六萬元,表示暫時周轉不到,只需一星期便還錢;而她更給我一張五十萬的期票,我當時覺得借給她沒所謂,便幫她一把。期票寫四月三日還錢,但當天還未到,便叫我不要入票。」
這時,C小姐對吳剛夫婦依然信心滿滿,三人還經常見面,交情越來越深,她還獲邀到訪吳家當時位於君臨天下的豪宅。C小姐指出,一起外出吃飯時,主要是毛娜負責埋單,而且常獲贈小禮物,覺得她為人豪爽,值得信任;此外,毛娜更提議二十多歲的兒子吳波比與C小姐上契:「毛娜一直說她的富豪父親想見我,又表示毛父有意舉行五百多萬的上契儀式,說了差不多廿次,但結果一次也沒見過。」
接着,毛娜仍繼續向C小姐借一些細額的金錢;而C小姐覺得數目小還可以接受,便沒有拒絕。一九年五月,毛娜主動找C小姐,表示想購四隻手表,折扣後共值五十六萬多元:「因為我買手表有折,所以她找我。她表示想買手表,是希望在家人和父親面前顯威風,而當中三隻手表是給兒子做生日禮物。所有錢我先付款,她稱待父親回港後一次過還錢給我,還反問我是否信得過她,可否先取手表?」期間,毛娜提及自己在內地有四合院,於新加坡亦有物業,還講過出售四合院還錢,諸多藉口,但最終仍是未有還錢。

 

吳剛一家經常與C小姐出入高級場所用膳,而C小姐印象中的毛娜,出手十分闊綽,經常主動出錢請食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