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娛樂一針 2021 年 08 月 17 日

黃庭桄

《東周網》總編輯、《東周刊》副社長、兼星島新聞集團娛樂、名人、副刊總監。傳記著作有陳方安生《盡付笑談中》、鍾鎮濤《麥當勞道》、沙士紀實《香港還有英雄》和慈善義賣的《一念天堂》、《Cash Happy Book》,哲理著作有《人生何處不Laughing》、《一百個人的遺憾故事》、《眾善孝為先》、《娛樂一針》、《Fly Me To The Moon》、《送你一對翅膀》、《潮爆神獸卡》、《曾付出幾多心跳》、《終於在眼淚中明白》等。

阿儀咁都紅?

問心一句,薛影儀一出場,你捧腹而笑,是因為她諧趣幽默嗎?不!你根本是在嘲笑她,把快樂建築在別人的痛苦身上。這並不可笑,是可憐!也可悲!
芳齡37歲,未嘗初戀,一件粉紅色三點式泳衣,展露豐乳肥臀粗腰,參戰亞洲小姐面試,震撼着觀眾眼球。
誰都知道,以她的尊容和身材,根本沒有機會入圍,但作為笑柄,絕對是信手拈來的好材料。
傳媒稱她是「黃花閨女」,其實是笑她「賣剩蔗」、「無人吼」。

 

 


網友捧她做「連登仔女神」,還說甚麼「阿儀不紅,天理不容」,背後的潛台詞,其實是在譏諷她:「你不是真的以為自己會紅呀嘛?」
亞視乘勢抽水,跟她簽約成為旗下藝人,封她為「亞視一姐」,令她也信以為真,感到飄飄然。到她再無被嘲笑的價值時,能承受被棄如草芥的孤寂嗎?到頭來只會令她跌得更痛。
早前她在音樂直播節目中唱歌,最高峰時約有八千名網友觀看直播,她唱到句句走音,毫無感情,高音鹹,中音苦,低音酸,絕對是撒旦吻過的聲音。
她可會知道,幾千個網民收看的真相,不是因為她唱得繞樑三日,而是當她如一個小丑,來嘲笑她醜態百出,唱到不知所謂。
薛影儀的智商,是高或低,我不知道。如果她想在演藝界走紅,也許假以時日吧!但她必須撫心自問,有沒有好好裝備過自己?有沒有為入行而付出過汗水?有沒有跟老師正正經經學唱過一首歌?有沒有為參選亞姐而去減肥瘦身?有沒有對着鏡子學習如何微笑?有沒有請教別人的化妝技巧?
獨沽一味的對着鏡頭苦口苦面,自以為是地自欺欺人:「我有信心奪得亞姐季軍……我諗佢(「東涌羅浩楷」利愛安)仲肥過我,話佢靚過我的網民好冇眼光。」與其花時間抨擊別人,不如花點心機去做好自己吧!
花無百日紅,阿儀終將如曇花般乍放乍謝,如果明年還能繼續紅,包她做業主又點話!學林大輝話齋,純屬鼓勵性質咋!

 

 

阿儀在新戲《愛‧還記得》中飾演啤酒女郎,男客人問她有甚麼夢想,她的對白度身訂造:「我的夢想就是參加亞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