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名人薈  > 名人專訪 2011 年 01 月 25 日

該走的時候 麥列菲菲

早在「阿媽」年代,能相夫教子,煮得一手好菜,才算是成功女性,麥列菲菲就是生於這個年代。她是三名孩子之母,卻沒有當上全職主婦,她既是精神科醫生,在港英年代,做過行政、立法局議員。回歸後,亦做過教統局師資及師訓委員會主席、英基學校協會主席、醫務委員會主席,燙手山芋一個接一個,人人也怕沾上身,她卻樂在其中,「最要緊要好玩、有挑戰性,否則不做啦!」大半生沉醉在挑戰中,麥列菲菲去年突然宣布今年三月離開英基,更事先張揚會離任醫委會,決定卸下「裝甲」,因為該走的時候到了。「人不要經常待在同一個地方,要揀一個風平浪靜、四四正正的時間離開是最適當,否則會變得乞人憎。」七十歲的麥列菲菲說。

即將離開英基學校協會,麥列菲菲坦言沒有甚麼不捨。

對她而言,每份公職都是一項挑戰,任務完成了,就得要離開。

相約麥列菲菲訪問,處事果斷的她爽快答應,可是工作繁忙,訪問當日遇上病人找她睇症,遲了大半個小時才開始,差點連午飯也沒有吃,難得一臉倦容的她,沒有半句怨言。

今年三月,麥列菲菲將辭任英基學校協會管理局主席,外界揣測有別的原因,她一貫氣定神閒說:「第一,長子剛誕下首名孫兒,忙於湊孫;第二,希望能平穩過渡給新班子;第三,人不能經常在同一個崗位,會好乞人憎o架。」

夠皮

她認定這是適當時候,「差不多七年,已經夠啦!留太耐會覺悶,沒有挑戰性,又沒有新刺激,選一個風平浪靜的時間離開最好,不能夠over stay your welcome。」

有留戀嗎?她倒沒有,「○七年時已經想退出,但碰上新的管治委員會上場,於是才留多兩年。」

回想○四年加入英基,麥列菲菲是為還人情債,「兒子八歲那年,因不喜歡讀書,成績又追不上,於是我求英基收他讀書,英基可以說救了他,讓他能讀到中學畢業。加入英基,算是還個人情債。」

麥列菲菲的硬朗形象十年如一日,攝影師欲拍下她微笑的一刻,但稍縱即逝,又回復嚴肅的表情。

八九年,麥列菲菲(前排左二)當選世界精神病學聯合會主席,是二十六年來首位女性擔任此職。

入局後,才發現問題大,行政和財務管理也混亂,曾被審計署炮轟,「初初只想是管治問題,換幾個人就得啦,後來才發現整個架構有問題,三、四十年未變過,真係冇可能。」

麥列菲菲着手進行大改革,先辭退校長、行政總裁及前任主席,「因為他們頭腦好古老,雖然他們會嘈你,但大部分是合約形式,不續約就不續,不用畀理由。」

其後,她帶領教職員全體減薪,「當時亞洲金融風暴未完,個個都減薪,公務員都減,冇理由加薪有你份,減薪就冇份?有赤字又點可以唔減?英基教職員人工相等於香港最貴的國際學校,超乎想像。」

○四年,麥列菲菲剛出任英基學校協會主席,隨即因英基管治問題,被立法會帳目委員會公開質詢。旁為前教統局局長李國章(左一),及前教統局常任秘書長羅范椒芬(左二)。

這類改革,通常不受歡迎,麥列菲菲自然成為箭靶,「有好多陰謀論,報紙話我是政府幕後黑手來殺英基,都可信的,因為我幫政府做好多義工;第二,說我是中方派來的,消滅殖民地留下來的文化,又不成理由啦;第三,說是英國政府派來的卧底,要搞好英基,讓英國文化留在港,都幾好笑o架,哈哈。」

記者總覺得她「拿屎上身」,她毫不在乎,「習慣啦,過去在議會未畀人攻擊過咩?成班委任議員經常畀人鬧,說我們是政府喉舌、保皇黨,都冇辦法。」被人鬧,今日的官員個個都要受,怎算好?「一定不可以嬲,你要記住,一嬲你就中計,你要高他們一等,就要客觀去處理,他們說甚麼,是他們的事。」麥列菲菲教路。

衰人

做「衰人」,她早就做慣。二千年,麥列菲菲成為教統局師資及師訓委員會主席,強硬推行語文教師基準試,遭教協強烈反對,釀成六千名教師上街遊行。

「推出基準試,肯定我是衰人,咁又點呢?我們諮詢過啦,你知道諮詢還諮詢,諮詢時個個話好,但真的要推行就反晒面。」

惜今天的教育水平,還是遭人詬病,「冇辦法,今時今日有幾多人肯去做老師?你又點解不教書?以前老師有崇高地位,現在老師壓力大,學生又不能責備,老師質素一天不改善,教育一天也不會好。」

在醫學界多年,麥列菲菲相識滿天下,包括有「金刀梁」之稱的外科醫生梁智鴻(左)。

基準試豈不是白費心機?「搞『基準』自己也在學習,認識了不少語文專家,做不到就做不到,不能夠迫,難道你再想有六千人出來遊行呀?」她木訥地說。

她將子女送到外地讀書,「香港推行直資,令社會分化,有錢人才可以讀名校。昔日好多成功人士是窮等人家出身,只要有能力,唔使錢可以入到名校。以前我在港大教書,六成學生出身公屋,精英制度下,你叻就有機會,好公平。」

作家

燙手山芋一個接一個,看來一點也難不倒她,「有挑戰性,不會覺悶,如果掛個名喺度,我覺得冇意思。過去有同事給我花名『trouble shifting』,因為最鍾意幫人解決問題,這就是我的個性。」

菲律賓出生的麥列菲菲,來自教育家庭,當年日軍侵華,列家走難到菲律賓。父親列汝斂曾任聖士堤反學校校長,母親是小學教師,她是長女,有兩個妹妹,兒時在爸爸任職的華僑學校唸書,曾立志當作家,「愛看書和寫作,曾任校報編輯,但父母怕我搵唔到食,加上媽媽的家有不少親友當醫生,她也想我做這行。」

中學年代,麥列菲菲(右一)是校報編輯,喜歡寫作的她,曾立志做作家。

每逢暑假,麥列菲菲到親戚的診所幫手做登記,發覺很好玩,讀Santo Tomas大學時,選修醫科,「揀了腦神經科,因為對大腦好感興趣,點解人會這樣思考?記性又是甚麼呢?」

後來赴英國深造,方發現精神科更適合自己,「因為腦神經科,多數病人都醫不好,若病人有個瘤,又要交畀外科,他癡呆又不關你事,有癲癇又個個醫生識醫,做了半年,覺得好悶。精神科可用藥物,又可用心理去醫,地理學、人類學、哲學都應用得上。」

在英國生活常遭歧視,「一見你是黃種人,想搵份好工都難。」考精神科文憑,「肥佬」收場,「人生首次考試不及格,好似世界末日,加上倫敦的天氣差,自己在街上遊蕩,感覺特別淒涼,哭了出來。」鐵娘子也有軟弱的一面。

活躍好動的麥列菲菲,學生時代曾是排球隊代表。球類活動難不到她,年逾六十才學習高爾夫球,曾贏得獎座。

保守

麥列菲菲六八年來港,在青山醫院當醫生,八九年當選世界精神病學聯合會主席,是創會二十六年首位亞洲女性擔任此職。

七一年,她開始在港大教書,八三年,當上港大醫學院精神醫學系系主任兼講座教授,九一年升任港大醫學院院長。

事業一帆風順,麥列菲菲不是沒有挫折。她當年處理過一名做腦電波掃描的病人,後來發現斷針留在病人面部,要受神經線痛楚折磨,二十年後,他自殺身亡。「不關我事,是另一位技術人員負責拔針頭,係支針的構造有問題,它幼如頭髮不會對病人有影響。我已經道歉,並勸她到急症室處理,但病人最後放棄治療,並堅持是我做錯,都沒有辦法。如果給病人影響到,就不用當醫生。」她的臉仍是沒有表情。

訪問當日,麥列菲菲帶記者到英基學校拍攝,有教職員得悉她即將離任,立即走上前與她道別。

○三年,麥列菲菲當上醫務委員會主席至今,外界常批評醫委會作風保守,單就醫生應否賣廣告,亦經過長時間討論,「保守?醫生應該保守o架,冇壞o架喎,醫生不可以跟時代而改變價值觀,我們一定要有固定的道德觀念。」

曾是張國榮的主診醫生,她立即表現保守立場,「唔使問啦,你知我唔會講。」記者再三請求,她只說了一句:「我覺得他(自殺)很可惜,他是一個很專業的人,雖然我唔識欣賞流行曲,但覺得他歌藝好,至於電影,最愛看《霸王別姬》。」

鏡頭前的麥列菲菲總是「cool到爆」,鐵娘子形象彷彿是她的保護網,「由細到大已經練習,不要表露自己太多,就算好驚,都不要擺出一副害怕的樣子,好嬲亦要扮到唔嬲,我喜歡這個形象。」

但回到家,卻是由子女話事,「不論你出面幾叻,始終是孩子的母親,在家做回母親的角色。」訪問近尾聲,她終於露出笑容。

即將離開英基,退下火線,麥列菲菲坦言稍後會離任醫委會,將公職逐一卸下,「做事不是要看結果,而是看過程,結果如何,我冇興趣。」拿得起,放得低,要像麥列菲菲來到「古來稀」之齡,才能這樣瀟灑。

港大退休後,麥列菲菲愛到處遊歷,曾到吳哥窟旅行。

麥列菲菲曾是張國榮的主診醫生,最欣賞他在《霸王別姬》中的演出。

列是蒙古姓

記者對麥列菲菲的名字深感興趣,她的姓氏少人有,「列是蒙古姓氏,當時滿清入關,清兵駐在曾城,整條村的人都是姓列的。」她九九年離婚,卻不除去前夫建築師麥偉基的姓氏,她曾在訪問中解釋,「叫慣了,由得它,要改很麻煩,銀行之類文件都沒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