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門裏門外 2021 年 08 月 19 日

楊立門

楊立門,前政府常任秘書長,現任商會行政總裁、歌手及作家。

誰是戰狼?

面對西方陣營的聯手夾擊,國家的外交政策近年轉趨強悍,因此衍生出「戰狼外交」一詞。查究起源,這詞來自吳京主演的賣座電影《戰狼》,講述中國特種兵到非洲戰亂地區營救僑民的英勇故事。再往上溯,緣起應該是廿多年前姜戎二○○四年那部《狼圖騰》小說,作者在蒙古草原長期觀察狼群的生態,反思中國人的文化性格。他認為蒙古人當年戰無不克,所向披靡,就是因為有狼一般的性格,更把狼奉為圖騰,而中原人則是任由狼獵食宰割的羊。這個結論當然不無爭議,在當時開始談「大國復興」的中國社會,引起了廣泛的討論;在今天的形勢下,中國的外交面貌和屬性應該是「狼」,抑或繼續「羊」(或熊貓)下去,似乎仍是言人人殊。
根據以上的背景,「戰狼外交」一詞應該是中國人而不是外國人起的名稱,而幾位外交部發言人及駐外大使,也曾經直認不諱。以火爆聞名的駐法國大使盧沙野便說過,「戰狼外交」是回應西方陣營無理批判的合理手段。我認為代表中國官方說話的人自認是戰狼,是讓對手撿了一個大便宜。美國的經濟實力、科技、甚至軍事力量,已不再對中國享有絕對優勢,但這個對手可怕之處在於它製造國際輿論的本事。面對一個正在全方位崛興、世上所有經濟體與之發展了親密利益關係的中國,美國急需炮製一個「中國威脅論」,要讓盟友們都害怕中國,覺得中國的親善,其實是笑裏藏刀。

姜戎著的《狼圖騰》小說。

 


這項工作本來並不容易,因為與美國和北約集團相比,中國從來沒有軍事擴張,也不會介入別國的內政,所以美國千方百計栽贓中國的「病毒威脅論」、一帶一路的「債務陷阱論」、以及最近的「網絡攻擊論」,都只能泛泛而談,不能自圓其說,教一眾盟友很難附和下去。但中國自認是「戰狼」,卻平白給了西方的「中國威脅論」很大的助力。不少香港人有「恐共」的心理屏障,不太能接受中國高官及發言人們對着傳媒疾言厲色,國內也有人有需要把過強的外交態度調節一下,重回鄧小平時代的「韜光養晦」。他們引述了近年國際間一些意見調查(例如美國的智庫組織Pew Research Centre),指出在各大民主國家的國民眼中,中國的形象極低,「戰狼外交」無補於事,只會火上澆油。
在這問題上,我以前也贊同外交人員應盡量克制溫文,以彰顯中國的文明大度。但今天事態的發展已不容許國家這樣做,因為美國發起的輿論戰只會一波接一波地永無休止,哪怕是荒謬絕倫的謊言,例如新疆的種族滅絕,只要不斷地重複,最後總有人信以為真。美國已對中國展開了一場手段卑鄙的人格謀殺(character assassination),若中國只一味禮貌地否認,便會被理解為作賊心虛,理屈辭窮。強悍型外交不是國家形象低落的因,而是面對無理攻搫的回應。
所以我說,「戰狼外交」大可不必,但有理有節的還擊不能少。另一個理由就是如毛澤東所言,「敵人是不會自行消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