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娛樂放題  > 娛樂追擊 2021 年 08 月 07 日

甄子丹槍火 拳頭生死訣

《怒火》是一套讓人看完之後,久久不能平靜的電影。
 甄子丹的武打場面,是讓人看得連呼吸也似乎會停下來地緊張。謝霆鋒的演技,是讓人寒到入心的戰慄。劇情更是極為貼地,香港人應該會看得極有共鳴。而最為人所知的,這是陳木勝導演的遺作。

 

  看之前沒有甚麼特別期望,看完之後,感到這是幾年來最好的一部港產警匪動作片。對除了是男主角,同時也是監製及動作導演的甄子丹來說,這更是槍火和拳頭的結合。「《怒火》這套戲,其實是陳木勝《衝鋒隊怒火街頭》的槍火,結合我甄子丹《殺破狼》的拳頭而成的結晶。」以甄子丹的電影來說,槍戰戲更是比以前多很多,非常有陳木勝的特色。「這套戲是陳木勝結合甄子丹的兩種風格,也不能說是特別多槍戰戲,始終這是兩個人的作品,也是一套警匪片,槍戰必然是要放大一點、強烈多一點的。」

《怒火》是陳木勝的遺作,他於去年八月逝世,未能看到電影上映。早前他獲得香港電影導演會頒授榮譽大獎。


  甄子丹說是特別和陳木勝合作,把槍戰和拳腳冷兵器的對戰,兩種不同的動作結合有一起。「這部戲中有很多很多回憶,是我們兩人的結合。」那想到電影還未上映,陳木勝就因癌病離世。問甄子丹對陳導印像最深刻的是甚麼?「我永遠記得他的笑容。」甄子丹眼角微濕的說。

《怒火》於上海舉行發布會時,大會安排了一張導演櫈代表已離世的陳木勝導演,甄子丹見到這張櫈即雙目通紅,落下男兒淚。

怒火笑容

  甄子丹很詳細的形容陳木勝的笑,是如何如何。
 「我們認識了超過二十年,這麼多年來,最深刻的是他的笑容,在這個圈子中,他給人的感覺都是一個好好先生,充滿笑容,因為很多導演其實都可以很惡的,但他是一個很和善的人,常常笑着口講說話。」
甄子丹回憶中的陳木勝,總是戴着眼鏡,一笑起來眼就會動。

 

「他其實是在想事情。」連這樣的細節也知道,可見甄子丹對陳導的如何深交。
「二十多年的朋友,是從拍《精武門》開始的。幾年前他看完《追龍》,覺得我演得很好,就開始談合作。最初不是拍《怒火》的,是去墨西哥拍另一套戲,但因為種種原因而擱置。停下來的一段時間,似乎是少了一點動力。於是我就說,其實你(陳木勝)最擅長的就是警匪片,那不如就拍警匪片啦!」
那知幾天之後,就出現了《怒火》這個構思。

  「那一刻,其實還未知他的身體出了問題,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

 

人生無常

  沒有人知道,究竟哪天會是最後一天,只能奮勇向前,做好眼前每件事。
「其實拍攝時,我們會互相交流關於動作的拍攝方式和結構,拍完之後正式開始剪片,每套電影都是大家坦誠合作之後的藝術品。我們的交流是這樣的,他先剪一次給我看,我就給意見,或剪一些片段再給他看,以這樣的模式合作,有時他剪完一場戲,他和剪接師就來我公司,我們一齊再剪接一天,製作一個新版本。」
甄子丹形容,兩人就似是踢波一樣,他踢來我又踢回去,中間甚至有一段時間兩人根本沒有見面,但仍然暢順合作。

電影中的動作場面非常到肉,絕對是真「槍」實「打」,甄子丹亦大讚謝霆鋒拍攝動作戲比以前進步了很多。

  「直到很後期,他突然打電話給我,說他『瀨嘢』,那時我就知道大件事了,對於病情,他一直都很積極、很樂觀,根本沒有想到病情會這樣嚴重,甚至最後會離開。」
其實去到一個後期階段時,甄子丹還鼓勵他,更介紹一些不同的治療方法,讓他去嘗試。
  「他也很積極去做,但到最後一次接到他的電話,已經是公司的人幫他打給我,說導演已經很嚴重。那知這邊電話才收線,那邊看新聞,就已經說導演走了。」
在電影的上海發布會上,特別留了一張空櫈給陳導,甄子丹泣不成聲。
甄子丹回憶陳木勝的最後一段時光。
  「當時他做了好幾次化療,是非常痛的,但每次通電話,他還是繼續說電影,說那場戲、那個鏡頭、那個點如何如何,他對電影的精神,值得我們去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