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只能回味 2021 年 07 月 10 日

梁家權

資深新聞工作者。飲食文化著作有《尋找失落的菠蘿油》、《沒有粉絲的碗仔翅》、《食蛋撻的路線圖》、《麥芽糖的黐纏往事》、《苦路救星陳皮梅》、《當油炸鬼變成老油條》、《天橋底的牛丸》。

南華李不酸還是李子嗎?

街市的生果檔販推銷十分落力,明明是來買四個日本王林蘋果,遞上一百元紙幣等續回六十元,果販拿着鈔票卻指向深紅色的車厘子說:「好靚呀,兩磅,平畀你。」我搖搖頭,她又指另一邊的腰芒:「好甜o架!」我嘟嘟嘴示意無興趣。嘿,她鍥而不捨,視線投向另一堆深紅的果子上:「今年第一造,好大好甜,廿五元兩磅!」
怔怔的看着那堆果子,果販以為我無動於衷,加碼一句:「三十元三磅畀你。」
「三磅,點食呀?一磅幾錢吖?」
「一磅好少o架咋!三磅啦,揀靚啲畀你。」果販鼓如簧之舌。
「好削胃o架!」我說。

 

 


「我呢啲好甜o架!」果販不理三七二十一,已經執了一袋過來,沒有秤過,也不覺得她有認真揀過。算,畢竟真的喜歡吃,數一數有二十七粒,即是如果真的是三磅重,即是一磅冇十個,但公道點說,的確很大粒。
切開一粒,將照片傳給好友(見圖),原意是引對方流口水,豈料對方回應:「心形布冧呀!」錯認是布冧,怎不教人反白眼,雖說彼此同屬李科,但南華李和布冧,大小有別呀!
小時候家住旺角,百米之遙就是南華戲院,每逢暑假,門前小販總有南華李賣,當時只覺得南華戲院前買南華李吃,是很得意的事。況且喜歡吃,有部分原因是貪玩,在那條如股溝的深痕上用力將李子掰開成兩半,以掰出完美體態而沾沾自喜,這種吃法一直玩至今時今日。南華李汁如鮮血,酸酸甜甜,母親也奇怪細路仔居然會喜歡吃。
從來沒尋根究柢南華李來自何方,直至學生時代揹背囊到丹霞山看日出,發現韶關市面到處有南華李,多嘴一問才知附近有知名的南華寺,是千多年前有印度僧人將種子帶來,輾轉在南華寺落地生根,成為韶關一帶最負盛名的果子。原來,南華李名字由此而來。
今年荔枝大造,看來南華李也是好時年,一口氣吃五粒,粒粒都飽滿鬱紅,血汁如注,也因為每一顆都很甜,甜度比美國布冧有過之而無不及,甚至乎感覺不到有丁點酸意,於是再吃兩粒,都是甜的。
問題是,李子理應令人心酸,令人心甜,還算是南華李嗎?或者,好友所說,是心形布冧最貼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