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娛樂一針 2021 年 05 月 10 日

黃庭桄

《東周網》總編輯、《東周刊》副社長、兼星島新聞集團娛樂、名人、副刊總監。傳記著作有陳方安生《盡付笑談中》、鍾鎮濤《麥當勞道》、沙士紀實《香港還有英雄》和慈善義賣的《一念天堂》、《Cash Happy Book》,哲理著作有《人生何處不Laughing》、《一百個人的遺憾故事》、《眾善孝為先》、《娛樂一針》、《Fly Me To The Moon》、《送你一對翅膀》、《潮爆神獸卡》、《曾付出幾多心跳》、《終於在眼淚中明白》等。

終於在眼淚中明白

很想做一個實驗:
把一滴淚珠,放在顯微鏡下,到底能發現甚麼呢?
鉀離子?鹽分?微生物?抑或有很多教人思量的無形東西?
這一天,我邀約敖嘉年訪問,拍攝母親節特輯,聽他娓娓道出和媽媽的情深故事。說到感觸處,他的淚水緩緩流下,紅了眼,百感交集。
敖嘉年的名字,是由媽媽改的。當年媽媽在家中穿膠花時,最愛聽收音機,經常聽到香港電台的伍家廉做節目,敖媽媽覺得名字幾好聽,便打算給兒子改名做敖家廉,可是她由於不識字,手民之誤,寫成「嘉年」。

 

 

 

 

 

 


童年時的敖嘉年很百厭,愛向街外擲水彈整蠱途人,激得媽媽用藤條追打。
表面虎媽,實質慈母,即使家境清貧,平日飯餸多吃豆腐青菜,每當敖嘉年生日時,敖媽媽都一定會買蛋糕替他慶祝。
「當年媽媽的衣着好寒酸,原來她不捨得花錢在自己身上,死慳死抵,都堅持買很多靚衫給我和家姐穿着,讓我們打扮得比較光鮮。」
一家人共處的快樂時光,到了敖嘉年11歲時,突然畫上句號。由於父親爛賭,最終導致家庭破裂,媽媽出走,選擇離婚,他的成長歲月,就跟爸爸繼續生活。
有一次,他和媽媽見完面後,一個人在彌敦道搭巴士,倚窗望見街上有一家人,有爸爸、媽媽和兩姐弟,手拖手溫馨享天倫,敖嘉年一時感觸,便在巴士上哭了起來。

 

 


「那一刻我發覺到,原來自己生命中缺乏了一些東西。我一世都不會忘記那個畫面,一家人原來是可以一起去飲茶的,而我卻不能夠擁有這些機會。」
近年他和媽媽的感情越來越好,人越大,越懂得珍惜。「因為爸爸媽媽年紀開始大,媽媽都70幾歲,真的要經常性多些見面。我年輕時覺得父母很煩,日哦夜哦,總在我工作時來電,我會好敷衍,語氣好差,盡快收線。」
後來他發覺,父母的要求其實很簡單,只想聽聽兒子的聲音,簡單叮嚀幾句,便會心滿意足地掛線。
剛過去的母親節,敖嘉年和媽媽撐枱腳,送了一部新智能電話作為禮物,敖媽媽亦禮尚往來,拿出一部堪稱古董的Ericsson 788摺機舊電話,並認真地說:「呢個電話仲用得o架 !你快啲拎去用啦!」敖嘉年哭笑不得,乖乖接過電話說:「哦!知道,多謝阿媽!」
普天下的母親,總是將她眼中認為最好的,都留給子女。敖嘉年啊,如果下次見面時,你不是用這部手機,一於藤條伺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