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門裏門外 2021 年 05 月 14 日

楊立門

楊立門,前政府常任秘書長,現任商會行政總裁、歌手及作家。

新聞自由日的反思

上周一(五月三日)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主催的世界新聞自由日,雖然在香港不會有太多人關注,但這活動有其重要性,因為新聞自由是香港作為一個自由社會的核心價值,需要我們竭力維護。問題是,在今天這個嚴重撕裂的社會,新聞自由本身並沒有一個每人都能接受的標準定義。新聞自由和人權、自由等基本價值一樣,並非絕對而需要有三項前設,就是傳媒不能逾越法理、不能弄虛造假、而新聞從業員必須遵守職業道德。教科文組織對今年世界新聞自由日的期許,正是要「提醒各國政府對新聞自由的承擔,並要求新聞從業員對新聞自由及職業操守作出反思」。

利君雅最終不獲港台續聘。

 


香港的新聞自由最近備受質疑。《鏗鏘集》記者作出虛假陳述被定罪,和港台記者利君雅遭解約這兩件事,表面上讓人覺得政府有箝制新聞自由之嫌,而細看之下,都和以上幾項新聞自由的前設有關。《鑑鏘集》記者為了查冊車主身份而向運輸署作出虛假陳述,明顯觸碰到以上第一項前設,即記者即使要做所謂「偵查式報道」,也不能免於刑責,市民的知情權不能凌駕法律。或許政府部門真的收緊了申請查冊個人資料的關卡,不再像以前開一隻眼閉一隻。在這情況下,新聞界可以做的是循正常途徑爭取放寬,以輿論促使政府改變,但法律一天未改都是法律,記者不應以身試法,不然跟早前害了不少年輕人瑯璫入獄的所謂「違法達義」,有甚麼分別?
利君雅本是名優秀的記者,任職無綫時得到不少人愛戴。但她任由自己的政見和憤怒蒙蔽專業,懷着一腔熱血橫衝直撞,不時以審判和責難的口脗向人提問,叫人怎能信服她的報道是公正客觀、沒有偏頗?專業道德這回事從來沒有白紙黑字寫出來,但人人都心裏有數。專業的新聞工作者應該以理服人,把事實清楚條陳,讓讀者觀眾自己作出判斷,而不是把自己的立場強加於人。
以上兩宗事件都與香港電台有關,是否證明政府要禁止反對聲音,帶頭損害新聞自由?政府現在是內部整肅,老實一點說是清理門戶,但這跟新聞自由沒有關係,因為香港還有大量私營的電子、文字和網絡媒體,政府從來沒有,亦無權禁止他們批評。我還是那一句,縱或香港電台所作的批評合理,政府也不應再耗用一分錢公帑去重叠市場上已有無數人在做的工作。香港的新聞自由,並不在於多一輯《鏗鏘集》,或少了一個利君雅。
環顧全球各地,沒有一個政府會以公帑來養活一個可以任意批評自己的電台,包括很多香港人奉為民主楷模的美國。更在甚者,根據星島日報美洲版的總編輯透露,拜登政府最近還撥款三億美元,專門給美國的傳媒機構對共產和極權政府做多些批判性的新聞,揭發這些政權的惡行。你可以想像香港政府用同樣手法去對付反政府分子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