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門裏門外 2021 年 05 月 06 日

楊立門

楊立門,前政府常任秘書長,現任商會行政總裁、歌手及作家。

大時代,AO仔

最近接受一個青年智庫組織訪問,談到政府管治及公務員的流失問題。他們所能掌握的資料顯示,今年政務主任(AO)的流失率是往年的三倍之多。這個智庫早前做的調查亦發現打算離港的青年人數目激增,其中一個主因是對政府的管治失望,不相信政府能夠維護他們認為最重要的核心價值,依次是自由、民主和法治。我被問到,政府管治可以怎提升,公務員制度可以怎改革?
我雖是前公務員,但離開了這些年,不免脫節了,但我在政府還有些耳目,言談之間也能感受到他們的難處。我們的公務員團隊其實依然十分高效,根據瑞士IMD的二○二○年世界競爭力年報,香港在政府效率方面的排名維持不變,連續多年位居第一,所以問題並非因為公務員的質素或能力下降,更大可能是出於政治因素或/及政府最高領導層。其實自從引進高官問責制後,政務主任已成了一個有辱無榮的職系,所謂局長接受政治問責、公務員抓行政工作這個分工,是個自欺欺人的說法,這個問題我在之前《公務員,中甚麼立?》一文中已說過,在此不贅。政務官的工作從來都是極度政治化,近年尤甚,你只要看看政府派誰去向公眾解說新選舉制度、出掌香港電台、甚至坐鎮海洋公園和西九管理局便能明白。這種政治敏感職位,為何不是派政治問責的副局長出任而是派政務官?更須反思的是,近年無論發生如何嚴重,甚至災難性的事,也總不見有問責官員問責下台。

今年政務主任(AO)的流失率相信高。

 


其實工作量和壓力,對政務官來說從來不是問題,問題是他們的努力和意見是否得到尊重和重視。我從一個側面得知,政府的高層有種「一言堂」文化,反對意見不太受到重視,還會動輒得咎,養成敢怒不敢言的局面,大家便唯有低着頭去默默工作。久而久之,公務員團隊的士氣不可能沒影響。青年政務官也和一般香港的年輕人一樣,都有着對這個社會的管治和個人將來的期許,如果對他們來說香港只宜安居,卻不能樂業的話,人心思變便無可避免了。面對社會的嚴重撕裂,作為特區政府的骨幹,在朋輩友儕間怎樣自處,也許是另一件讓他們困擾的事。政務官入職時的起薪點冠於其他政府職系,不愁吸引不到剛畢業的年輕人加入,問題是怎樣把他們留住。
黑暴運動後,香港已然「變天」,我們需要一個怎樣的新管治格局,公務員制度又應如何改變來迎合新趨勢,值得特區和中央政府從速深思。在新的選舉制度下,反對陣營已大權旁落,為政者突然發覺噪音大減,制度上也頓然暢通無阻,也許是為經濟和民生多做實事,交出成績,從而挽回民望的大好時機。但表面上的平靜,是否代表社會和諧?政治就像鐘擺,即使擺到想去那個方向,也不要過了頭,才是長治久安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