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門裏門外 2021 年 04 月 16 日

楊立門

楊立門,前政府常任秘書長,現任商會行政總裁、歌手及作家。

終於有國教

政府發出諮詢文件,建議中學的通識科改為「公民及社會發展科」,把課程重點集中在三大主題,分別是一國兩制下的香港、改革開放以來的國家、及互聯相依的當代世界,又增加內地考察活動等等。一向反對中央政府的專業教育人員協會認為這建議是變相把通識科變成國民教育科,更聲稱有九成受訪的教師說這是「政治凌駕教育的打壓」。 我只想問,把這科直接稱為國民教育又有何不妥?每個國家都有國民教育,為何在香港被視為洪水猛獸?
國家安全和國民教育這兩張欠單,香港這個特別行政區一直拖了廿多年也未還。二○○三年國安法滑鐵盧、二○一二年反國教,甚至二○一四的佔中行動後,國家也沒出手,直至前年特區闖出瀰天大禍,今天也不能怪國家要清理門戶了。我個人並不認同香港現在這亂局應歸咎教育,甚至某個學科,但香港不能沒有國民教育。把國教的元素加進原來的通識科,會讓這科目變得更整全、更「通識」。其實二○一二那次嘗試引進國教,並沒有牽動通識科本身,今天的情況就好像國家引進港區國安法及新選舉制度一樣,是忤逆的必然後果,「敬酒唔飲飲罰酒」。唯一值得商榷的一點,是為何要把新科目的教授時數由原來的二百五十小時大幅減至一百五十小時。

教評會就政府諮詢文件,建議全盤審視現有推行國民教育的整體課程規劃,加強學生內地學習實踐。

 


新科目的主題當中,「互聯相依的當代世界」看來並不突出,但我認為是相當關鍵的一環。今天香港的問題,很大程度上可溯源自香港人對中國的近代史,尤其是最近二三十年的發展和改變並不了解,但更重要的是他們對國際時局的認知極其缺乏,對世事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例如,我們都知道中東那十幾個國家長期戰火不斷,生靈塗炭,但有多少香港人明白其中的歷史因由、有多少是由美國等西方國家煽動甚至謀劃的?為何只有殘殺過無數穆斯林的西方國家遣責中國逼害新疆的穆斯林,卻唯獨沒有回教國家?究竟國家的外交政策是甚麼?
在互聯網上新聞資訊爆棚的今天,我們理論上可以更深入分析世界各處發生的事,但國際間的話語權,仍被美英兩國的媒體和社交平台牢牢操控着,我們是長期透過他們的論述和他們選取的視角來認識這個世界,和詮釋所有與中國有關的事。遠的不說,最近世界衞生組織公布了有關新冠病毒源頭的考察報告,內容和結論十分中肯,但西方媒體就作出極為選擇性的報道。其實國內媒體有大量詳盡資料,但被西方的論述長期洗腦的香港人把它們統統定性為官式文宣,缺乏可信性。教協說國民教育就等如洗腦教育,不容許批評共產黨。我看不見課程有這樣的限制,問題是學生長久以來被灌輸單一角度的資訊和分析,不懂得從自已國家的角度去看世界,現在是撥亂反正的時候了。
對不起,任何國家的國民教育都洗腦。若說港區國安法和新選權制度是一場反奪權運動,那麼新的國民教育課程可說是場反洗腦行動。就是這麼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