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醫道 2021 年 04 月 02 日

岑信棠

港大醫學院臨床腫瘤學系榮譽教授,腫瘤專科醫生,行醫四分一世紀,親眼見證科技進步,癌症由不治之症,至大部分都有得醫。

轉變

肝癌的成因包括乙型肝炎、丙型肝炎、酗酒、與肥胖及糖尿病有關的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nonalcoholic steatohepatitis)等等。這些因素的致癌比例,各地區的情況不一:香港有八成肝癌個案與乙肝有關,與丙肝有關的則少於一成;日本有兩成肝癌與乙肝有關,七成與丙肝有關;台灣有六成半肝癌與乙肝有關,三成與丙肝有關。與酒精有關的肝癌,同樣有地區性分別,亞洲少於一成肝癌個案由酒精造成,歐美有三至五成與酒精有關。
不少證據指出,乙肝因有效疫苗的面世而大減發病率,丙肝的新治療藥物效果也有提升,兩者均能減少由此引起的肝癌,但全球整體肝癌發病率依然有增無減,可能與近廿年來,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的發病率增加有關,目前估計歐美國家有一至三成肝癌與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有關,且不論在歐美或亞洲,與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有關的肝癌都有上升趨勢。可幸的是,由於肝癌的成因已清楚確立,所以能針對有關成因作出預防,且能及早診斷,改善肝癌的發病及存活率。治療方面,第一款用於肝癌的標靶藥物索拉菲尼(sorafenib)於二○○五年批准,十多年後再有第二款獲批標靶藥物,至今共有六款用於肝癌的標靶藥物,而最近四年再有三款免疫治療獲批准用於肝癌。與其他癌症不同,目前肝癌仍未有針對免疫治療成效的分子指標,所以用藥要取決病人的身體狀況及喜好。就如已成為肝癌患者兩年多的陳伯,他十多年前透過體檢發現乙肝帶菌,醫生當時提醒他要定期抽血檢驗甲肝蛋白及接受肝臟超聲波作監察,多年來他都跟從指示,而檢驗結果一直正常,故令他掉以輕心,數年前沒再跟進。

 

 


直至兩年前,陳伯上腹脹痛,尤其是進食後更加嚴重,最初他以為是胃部不適而服食胃藥,但並無改善,後來向家庭醫生求診,發現肝臟脹大,再經一連串檢驗,證實肝癌,且腫瘤已影響肝的左葉及肝臟其他位置。腫瘤科醫生向陳伯解釋,由於腫瘤壓着胃部,令他進食時感到脹痛,但腫瘤已經擴散,無法以手術處理,於是建議陳伯使用第二代口服標靶藥物,不但效果好,且副作用少,結果陳伯用藥後確實療效理想,脹痛感覺全消,胃口得以改善。
可是,用藥一年後陳伯的甲胎蛋白回升,掃描亦顯示腫瘤變大,腫瘤科醫生便建議陳伯加入免疫治療。雖然那時候仍未正式批准兩類藥物同時使用,但已有很強證據指出,陳伯一直使用的抗血管增生之口服標靶藥,能令PD-1免疫治療的療效更強。陳伯接受建議,加入免疫治療,病情大為改善,雖然有出現紅疹這免疫治療副作用,但尚可接受。
六個月前,當另一種同時使用以靜脈注射的抗血管增生之標靶藥物及PD-1免疫治療的藥物組合獲批准用於肝癌的時候,腫瘤科醫生與陳伯商量轉用新組合,但陳伯覺得沿用的治療方案一直效果良好,副作用又算輕微,決定毋須轉藥,直至現在也相安無事。所以,最重要還是了解自己所需,權衡利弊,別只為轉變而轉變。

本網站內容僅供參考,絕非推介任何診斷/醫療方法或藥物或保證其療效,亦無意代替專業意見或諮詢、醫療診斷或醫學療程。
如對健康有任何疑問,應立即尋求專業意見以免耽誤診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