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門裏門外 2021 年 03 月 24 日

楊立門

楊立門,前政府常任秘書長,現任商會行政總裁、歌手及作家。

失了甚麼自由?

國家引進「港區國安法」後,各路抗爭攬炒派人物逃亡的逃亡,割席的割席,走避不及的幾十人果然被起訴,只有少數獲得保釋。對這幫人來說,人身自由的確被大大限制了,但一些急不及待要移民的普通市民也說,他們走是因為香港已沒有人權和自由。我問他們,你真的認為你在中共眼裏如此重要,要動用國安法來逮你嗎?他們一時答不上來,但一位朋友抓住最近流傳的兩則新聞說,你看,電影院開始自我審查,取銷上映抗爭紀錄片,而西九龍M+博物館要展出艾未未的作品也正面對着龐大的政治壓力,足見香港人已被滅聲。
對政府和公營機構來說,藝術和文化,永遠是個地雷陣,很容易背上損害藝術創作和言論自由的罪名。香港的情況尤為凶險,因為企業和個人的贊助不多,不少藝術家仍要仰賴政府的支持和補貼,於是多了一層監察公帑運用的問題。高先戲院取消放映的《理大圍城》雖然沒有電影發展基金的資助,但其發行商是個有明顯反政府傾向的機構,幾年來已拿了藝術發展局數百萬元的資助。國安法實施後,政府好像還未意識到情況特殊,以正常程序由電影、報刊及物品辦事處的審查員檢定,去年九月已獲准公映。唯一限制是鑑於片中有嚴重犯罪行為,及有青少年使用具殺傷力武器的鏡頭,因此被評為III級,只准十八歲以上人士觀看,並要加上「可能有誤導成分」的警告。

 

 


當局這次仍舊訴諸那套「程序公義」,把如此富爭議的電影作品當作一般暴力片來審查,是否政治敏感度不足?我未有機會看《理大圍城》,但幾可肯定這齣「紀錄片」是從暴動者的角度拍攝,把一群企圖用暴力手段顛覆政權的學生,描述成遭警方圍困的受害者。它雖被評定為三級,但在國安法已擺在眼前的今天,當局明知內容有誤導成分也讓它堂皇地公開放映,實在太寬容了。香港的藝術工作者從來享有高度創作自由,天下之大,有無窮無盡的題材可讓他們發揮創意,香港電影業也曾經因此而大放異彩。國安法的實施並無損這些自由,香港藝術工作者唯一失去的,就只有假借藝術之名而顛倒是非,為政治目的而妖言惑眾的自由。
另一邊廂,M+這個計時炸彈弄不好也隨時會爆發。那批包括千多件中國當代藝術作品的Uli Sigg藏品,是林鄭特首在二○一一二年作為西九文化區管理局主席時斥資過億元購入的。我記得當時M+的一切事務由一位瑞典人Lars Nittve主理,他精專幹練卻十分傲慢,視收購和建立館藏這項工作為他的禁臠,外人無權問津,包括所有西九管理局的成員(也許夏佳理例外),甚至主席。所以我懷疑林鄭事前是否知悉Uli Sigg藏品內有多少件,和哪幾件艾未未作品(若她知道而照批則問題更大)。艾未未是個高知名度的異見分子,聽說現在已定居德國,去年還高度讚揚香港的暴徒以和平手法爭取民主。若他的作品能在西九展出,真不能排除有人會向國安部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