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光明旅樂 2021 年 03 月 02 日

項明生

深度旅行家、電台及電視主持,將文史哲藝融入遊記寫作及節目。作品多次榮獲十大好書、金閱獎,以及《明治憑什麼》、《明日世遺》獲得香港開電視收視冠軍。作者的FB/JamesHongAkio、官網:www.JamesTrip.com

去年今日此門中

如果沒有到台灣,如果沒有去台中附近的新社看櫻花,如果去的時候沒有滿開,我想,我不會忽然想起,去年此日此時,我最後一次的東瀛花見。
無論生活是如何的不堪,這裏始終擁抱我。
無論命運如何背叛,我知道遠方還有這島。
冰凍失意的深夜,遠方還有漫天墜落的緋紅櫻花。
落魂的當下,總是想起「生而為人我很抱歉」。

此日此時,我最後一次的東瀛花見。

 

河津櫻是日本第一櫻。

 


那種難捨難離的剪不斷理還亂,非幾十年的親身癡纏能夠體會。
從三千日圓一晚的膠囊酒店、五千日圓的站前商務酒店、到兩萬日圓的一泊兩食溫泉旅館。從一兩百日圓的原宿中古衫、青澀的澀谷潮牌、到十多萬的銀座訂造西裝,不論是偷情還是約會,我和她,質與量的變化,發生在一剎那。
那一剎那,舞象之年已知天命。一回首,那個乳臭未乾的窮小子在昭和末年,寒窗苦讀日文,平成初年得以入職日資Fujifilm及索尼,廿年青春職場人生與日本朝夕相對,是人生最長的春天。
一直如影隨形、不離不棄。
即使最徬徨的嚴冬黃昏,只要見到落日在戶外溫泉前方的茫茫大海劃出一條金橋,我就明白了上天的昭示,我命不絕此。
即使在最擁擠燥熱的山手線月台,只要聞到空氣中那股熟悉的JR味道,我就沉靜下來,似乎已經望到飄零在鐵路遠方的櫻花隧道。
當年拖着沉重行李在新宿街頭找膠囊旅館時,也會因為街邊一百円的紅豆包逗得雙眼發亮。過了三十年,仍然會因為JR車站麵包店的香味而駐足,即使我已經不再吃碳水化合物,仍會被秀色可餐的麵包外表而吸引,而破例吃好多碳水化合物。世界上有一種早餐,只有日本3.6牛奶才有的醇厚香濃,日飲新鮮一公升、不辭長做東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