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門裏門外 2021 年 02 月 26 日

楊立門

楊立門,前政府常任秘書長,現任商會行政總裁、歌手及作家。

專業的良心

香港特區獨特的政治和選舉制度使然,多個重要的專業團體手握着立法會的功能議席及特首選舉委員會的關鍵票數,有時候他們的行事作風及在各社會議題上的表態和倡議,給人的感覺更像是個政治組織多於一個專業團體,反建制甚至反中央政府的傾向十分明顯。做個督促和提點政府的反對派本身沒問題,但若事事從政治出發,長期和特區政府對着幹,阻礙正常的施政,便有問題了。最近兩宗分別關於醫生和教師的事件引起了我的關注。
香港醫生長期短缺(特別在公營醫院體系)已是個不爭事實,有輪候公共醫療服務經驗的廣大市民一定感受至深,而只要參考一下各個發達經濟體的人口醫生比率便能明白我們在這方面有多落後。政府最近提出讓一些在外地取得專業資格的醫生免考核在港執業,是個可行的辦法,但一名醫學委員會的委員卻在電台節目中表示反對,說豁免執業試便不能為醫生的專業水平把關。這說法很難成立,因為不少國家都有類似做法,而直至九七回歸前,英聯邦國家的醫生也可以免試在香港執業。我不清楚他是否代表整個醫委會,但該會的保護主義立場一向十分鮮明。

香港公營醫院醫生長期短缺。

 


另一名醫委會委員,身兼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的馬仲儀說香港的醫療制度以英文為主,擔心內地受訓的醫生不能勝任,又說政府建議對這些醫生開放,有政治目的,正如九七後排除英聯邦醫生一樣。這我可糊塗了。政府將列出一張認可的海外醫科大學清單,我敢打賭入圍的絕大部分是英聯邦和英語國家的大學,從而修正了九七年的做法,怎能說是政治決定?再者,政府的方案規定非本地受訓的醫生要先在公營系統內工作五年才可在港執業,若他們的英文程度不達標,很難想像他們能在醫管局或衞生署順利工作五年。馬醫生是否認為內地畢業的醫生們都不可能學懂英文?
另一宗事件,是教育局為了加速疫情下復課的進度,將容許全校教職員願意兩星期一檢的學校全面復課。香港大部分學生被迫長時間在家遙距學習,更苦了廣大的家長,這可說是個喜訊,但香港最大的教師團體卻大力反對,說這是把能否復課的責任和壓力推給教師,亦為學校帶來大量行政工作。這個回應令我對香港的教育專業感到十分失望。政府的要求並無過分,全香港的人都在自願接受檢測,實在易如反掌,各個行業為了快些復業紛紛響應,對從業員個人也只有好處沒壞處,為何唯獨教師覺得為難?正常的面授課堂不能全面回復,對教與學的效果窒礙至深,作為代表專業教師的團體不可能不知。退一萬步說,即使真的有這樣那樣的難處,在全面復課這樣重要的大前提下,學校和教師實在應該放下一己的利益和顧慮,才對得起自己的專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