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門裏門外 2021 年 02 月 19 日

楊立門

楊立門,前政府常任秘書長,現任商會行政總裁、歌手及作家。

單戀日本

若問香港人,疫情過後第一個想去旅行的地方是甚麼,我相信十個中準有七八個會說是日本。我認識不少朋友,疫情前平均一兩個月便去一次日本,簡直把日本當成第二個家了。我也自高中時期已是個「哈日族」。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日本的國力如日中天,硬經濟夾着軟文化一起攻陷了整個亞洲,跟當時的中國相比簡直有雲泥之別。當時香港的年輕人眼中,無論科技、音樂、電影,甚麼都是日本的好。我學日文,就是為了聽懂山口百惠的歌。
日本的經濟在過去二十多年停滯不前,綜合國力似乎已今非昔比,但其實日本的產業正在痛苦但穩健地向更高增值轉移。一些我們熟悉的家電和電腦大企業,毅然把不再賺錢的大路消費品牌賣給了內地和台灣公司,專注向尖端科技轉型,因此日本今天仍在多個科技領域獨步全球,掌握着一些關鍵技術,即使中國的產業規模已是全球最大,日本仍有條件和美國站在一起向中國叫囂。軟實力方面,日本的流行音樂已式微,但動漫仍然俘虜着大中華所有年輕人的心,中國和韓國的同業仍難望其項背。所以香港人持續迷戀着日本,可惜這只是一廂情願的單戀。

疫情過後日本旅遊,是很多港人的願望。

 


根據最近日本一次民意調查,有高達九成日本人對中國有負面感覺。一些從事日本旅遊的業界朋友告訴我,日本的同業最不喜歡接待的,就是中國遊客,包括香港人在內,認為他們特別喧嘩和不守規矩。但他們的消費力強,且數量最多,所以表面上還是十分受歡迎的,我們到日本旅遊也很少遇到不禮貌的對待。日本人向你打躬作揖,頻頻道謝時,並不一定表示他尊重你,他只是在表現自己的專業精神和個人修養而已,他的內心更可能在蔑視或取笑你。
新任日本駐中國大使垂秀夫是個中國問題的老手,亦曾派駐香港,去年就任時已表達日本對新疆和香港問題的「高度關注」。記者問及上述那個民意調查,他說中國應該研究一下為何日本人會有種感覺,也很願意「協助」這方面的工作。我認為垂秀夫大使更應做的,是發揮橋樑作用,協助他的同胞更好地了解和認識中國,不要盲目相信西方媒體和香港反對派向世界呈現的畫面。中國的進步太快了,日本人不可能都明白。聽說香港眾志的周庭,未入獄前常在IG及Twitter用日語貼文,在日本有很多人追蹤。若日本人要透過像周庭這類人來認識香港,他們的認知該有多扭曲?
我並非不再喜歡日本的事物,只是不會再偏愛而已。以前覺得日本的食材樣樣都好,現在只覺得它們取價太高,中國食材的質素也進步得很快,更物有所值;以前獨愛看日劇,現在只會追國內及Netflix的長篇劇。若問我疫情後最想去旅遊的地方,毫無疑問一定是國內任何一個城市,因為名單實在太長,不能在此盡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