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東觀點 2021 年 01 月 29 日

反覆的禁令遲來的封區

上周六是香港錄得首宗新冠病毒確診個案一周年,不少傳媒本來已製作好紀念特輯,準備於當日推出,與市民回顧和檢討,但最後卻被更迫切、更震撼的封區新聞與直播片段所掩蓋。
當日凌晨四時,政府正式引用《預防及控制疾病條例》,將佐敦吳松街、南京街、炮台街及甘肅街範圍內的區域封鎖,要求居於區內上百幢舊樓的上萬名居民進行強制病毒檢測,在取得陰性結果後才能離開封鎖區。
這是香港首次以封區方式應戰新冠疫情,但其實這並非甚麼新事物。早於一年之前,首先爆發大規模新冠疫情的湖北武漢市,便向全球示範了一次極為成功的封城抗疫。當年被封鎖的面積多達八千五百平方公里,等於接近八個香港,涉及民眾超過一千一百萬人,相當於全港人口的一倍半,亦即今次佐敦封區受影響人數的足足一千倍。
然而,即使今次封區牽涉的面積和人口都規模極小,並有大量來自國家的經驗可供參考,特區政府在落實執行時還是姍姍來遲、錯漏百出。

經過長達一年,前後四波的反覆疫情,不少市民情願犧牲短期生活,換取徹底的社區清零。

 


例如封區消息早於周五下午便廣傳,但政府一直未有澄清。不少居民誤以為封鎖措施會長達兩周甚至更多,擔心生活與生計會大受影響,紛紛趕於封鎖令公布前拖篋離開,當中不知有多少為無徵狀感染者,令措施成效大減,甚至形同虛設。
其實今次封區前後只涉約四十八小時,以便證實無受感染的居民可如常於周一上班,當局亦會向住戶提供膳食等物資。對小區見成效,然而檢測若只限於小區,肯定達不到清零效果。既然對一小區可行,理應將強檢擴大至全港。
同樣令人感到政府議而不決、決而不行、行而不果的,是有關年宵花市的處理。專家指花市舖位窄、人流多,並且大多以現金交易,傳播病毒風險極高,因此建議取消。但專家與相關官員都沒有考慮到,取消花市,不等於過年時市民不會買花、花農不會賣花,最後可能令病毒遍地開花。
政府在宣布取消花市數天後即「跪低」,重新邀請花農抽籤開檔,猶如早前的「全日禁堂食令」翻版。惟部分花農早已另簽租約開檔賣花,令他們陷入兩難。
一年之前,中國是全球疫情最嚴重國家,但內地當局透過果斷及嚴厲的封城措施,成功戰勝疫情,重振經濟,令市民可重過正常生活。即使近月因境外輸入與相關個案增多,個別市、懸和區一度要重新封城,但一般都可在封鎖後兩周至約一個月內清零及解封。
經過長達一年、前後四波的反覆疫情,各類時鬆時緊、勞民傷財的防疫抗疫措施,還有不斷上升的失業率與清盤破產數字,不少市民都情願犧牲短期的收入與社交生活,透過大規模的封城以落實全民強制檢測,換取真正、徹底的社區清零,繼續而促成恢復通關,令香港重生。希望政府汲取今次小區封鎖的經驗,動員全港十九萬公務員及其他志願組織,在必要時更可借助國家力量,適時、果斷地為香港推行全民強制檢測及全民疫苗接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