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峰」「波」情未了馮素波 2021 年 01 月 29 日

馮素波

馮素波,三歲加入娛樂圈,今年七十六歲,伶歌影視工作皆涉獵,看盡圈中人事起落,繁華滄桑。

絲帶舞的回憶

父親能重張旗鼓,是於一九六○年,開辦了電影製作公司,我們全家上下大小都很忙碌,所有家中成員親友,只要曾在我家來來去去的,都全部被安排出過鏡,父親為工作事,也不知被高媽嘮叨了多少次。
當時的電影趨勢是隨片登台,父親已盤算着要帶我們出埠表演,為此便要準備多個節目,才可以達成演出目的。首先,曾参與電影演出的我,每日上午一定要到陳漢宗師父武館學南拳;下午又要跟許君漢師父學習舞台身段。除此之外,還得跟吳世勳老師學習民族舞。

父親到星馬登台,與音樂名家朱慶祥師父合照。

 


因為父親知道我在廣州讀書時,經常有參與學校的文化活動,所以,我學了新疆舞,應付登台時便多一個節目安排。與此同時,父親寫了一個劇本《月光光》,在電影中有個夢境場口,由我演仙女,父親便邀請了吳世勳老師教我「絲帶舞」,但是吳世勳老師覺得平時我們排練的地方不適合耍「絲帶」,父親為了配合吳老師的要求,特別在佐敦道租下了一層樓,專供我練習這場夢境的舞蹈。
不過,吳世勳老師不是教我跳絲帶舞,而是跳「綢帶舞」。綢帶足足有兩丈長,當時練習的地方樓高九呎,吳老師要我遷就樓高情況,每當耍「綢帶」向上的時候,我的姿勢就要縮下,難度之高不在講,兩手的伸張也練了一個多月,才能把兩個肩膊拉鬆。這場「綢帶舞」,吳世勳老師足足訓練了我半年。
望到電影開鏡,這場夢境拍了一整天,但剪接出來就那麼的一小段,當時真的有些失盡威之感,怪不得話「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結果,隨片登台時,也沒有演得上這段「綢帶舞」,因為,怎樣說也是電影院,根本上就沒有那樣大的舞台!
二○二○年,得到好友阮紫瑩安排,到「電影資料館」觀看《月光光》。事過境遷,我自己睇回這場夢境戲,真是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想到父親出心出錢,請名師教導,栽培自己學舞,曾經付出過的努力,當中還包含父女情,真是與眾不同的「綢帶舞」。

 

 

我在《月光光》中跳長「綢帶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