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峰」「波」情未了馮素波 2021 年 01 月 23 日

馮素波

馮素波,三歲加入娛樂圈,今年七十六歲,伶歌影視工作皆涉獵,看盡圈中人事起落,繁華滄桑。

同撈同煲

父親曾經想過做一門甚麽生意。
在星馬演戲時,他認識了一個小族的酋長,了解到小族不信賴醫生,小病時他們會用藥油,大事情就求巫醫,而這個酋長跟我父親結識後,兩人相處得很投契,之後,他送了一張「藥油方」給我父親,說是他們部族的「家寶」,所以父親覺得,既然我家住滿了自己人,他這一次回港後,不用請任何工人,每個人都可以一邊做表演工作,一邊又可以靠藥油生意賺錢過生活。
通過朋友介紹配藥師,出了一張仿單,申請了一個商業牌,之後我們的家,日間就是個小型家庭工廠,天井是製作坊,我們所有人也有崗位配對,將「份量油王」注入樽內,摺盒子、摺仿單、入盒、包裝,一切的程序由大人做,小孩子每人有一條毛巾,把注入樽時溢在外面的藥油清潔抹淨,後把樽蓋扭緊。那時候家裏沒有「空調」,但我們都覺得很涼快,因為全屋充滿了藥油的薄荷味,開工時全部人還要加衣。
之後,温伯又提議造番梘,在一個大天井內,可以煮好一些材料,再注入不同形狀的木排裏,待梘液冷卻後便成了一件的番梘,因為,煮梘液中要放入「哥士的」,煮的時候温伯一直要用一條很大的木柱,將那些在大電油筒內的材料攪動,過程中,無論多小心也會把一些雜質溢於天井的地上,原來「哥士的」會令地下很「滑」,又很「跣」,我們跑在天井的門口,全都要換了「木屐」,手上一定拿着竹掃把借力,以防滑倒。

《同撈同煲》演員(左三起)黃千歲、羅艷卿、馮峰。

 


我的二弟還出了個鬼主意,他說我們現在很像《白雪公主》影戲內的「巫婆」,又似溜冰,又似飛天。所以,每晚熄了煮番梘的爐火,清潔天井便是我們這些小孩的責任,我們會一邊開着水嚨頭清洗天井,一邊玩「巫婆」騎掃把飛來飛去,「跣來跣去」,跟着把水喉傳來傳去,大夥兒順便洗澡。當時,我們是集體洗澡的,大家真是玩得很開心,接着便會一起跑到屋外去,先到宋皇台,再行去木廠街,在屈臣氏汽水廠門口排排坐,九點鐘左右才一起回家睡覺,回想起這段時光,我更體會到「簡單是快樂的!」這個道理,簡單真的很快樂!
小型工場幾個月便完結了,父親又開始組織拍電影,這段時期,又有另一批朋友在我家進進出出,記得有袁步雲叔叔,他是個漫畫家,當時《成報》有個諷刺式漫畫「大官」,就是他的傑作,還有沙塵超與柳姐,四眼徐等等小人物,也是出自他的手筆。
原來,父親準備拍一部以草根階層市民的生活狀況為題材的電影,還有一位馬來西亞來的花旦,擅長紮腳演「劉金定」,她是父親在星馬演戲時的正印芙蓉麗。父親非常讚賞她,說芙蓉麗在十八歲已當正印花旦,父親亦在此片正式改變戲路,作諧星扮演「差利」,還有兩位新進童星,一個是半日安伯父的兒子飾演「斗官」,另一個就是我的七弟克安,他飾演「三毛」。當時父親模仿差利,最辛苦是模仿差利行路的雙腳,要成八字形;後來,父親想到了好辦法,他訂製了一雙大一號的鞋,左右腳掉轉穿着。嘩!舒服晒,大家商量好之後,這部電影開拍計劃成熟了,戲名跟現實的生活無兩樣,《同撈同煲》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