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峰」「波」情未了馮素波 2021 年 01 月 17 日

馮素波

馮素波,三歲加入娛樂圈,今年七十六歲,伶歌影視工作皆涉獵,看盡圈中人事起落,繁華滄桑。

電台的歲月

一 九五九年暑假回來香港後,頭一段日子是跟着父親住在九龍城太子道影城酒店,每天下午,陪着父親到獅子石道附近的「香香咖啡室」。父親辛勤地寫劇本,我便坐在他的對面看着父親寫出的每一個字,時間相若時,為父親遞上咖啡,父親喝一口;另外,送上父親一支香煙,他接過後,又再沉思寫劇本。每日開始寫劇本和黃昏收筆時,父親總是喃喃自語地說同一句﹕「天無絕人之路,一定會否極泰來」,這兩句金句也成為我日後的座右銘。
一天,跟着父親跑往「商業電台」,找節目負責人周聰先生,洽談過後取得了一個節目時段,播放廣播劇,都是由當時的一些電影界的特約老友參與,當然,父親是廣播中的男主角,我也有份學習。當時「商業電台」是在荔枝角,門前的一片草地,便是父親在休息時,我們練拳的道場,父親有了工作,精神有所寄託,開始留意到我。也開始追問我在廣州過去三年半中的學習情況,我也一一道出我在廣州的學戲經歷。

「商業電台」紅人周聰先生。

 

這一班朋友就是當年我在國內「南國粵劇學院」的師兄和師姐,坐中間的男士,便是李東華老師。

 


教我唱粵曲的計有「崔慰霖」老師,我唱了一段古腔「小木瓜」,潘影芬師太教了我叮、板的撮要,怎樣唱曲才不會撞板,繼後,我便講出了雪姨(雪影鸞)教我身段,秋伯(何劍秋)教我的武藝子。父親一聽到我學會了跳「大架」,即時興致勃勃,要我做給他看。當晚,回到影城酒店的天台,我們吃晚飯的地方,飯後,父親就拉起椰胡來,聽我唱一段粵曲,讓他聽聽我聲帶失去到了甚麼程度。我已兩年沒開過腔了,這次,便唱了搜書院給父親聽,我的心情非常忐忑,不知父親可會責罵,一曲唱罷,父親收好椰胡,叫我坐在他身邊,抱着我說﹕「誰說我個女沒有音色,我個乖乖女有的是一副『玉喉』,將來一定唱到很好聽的歌。」原來,父親自己也失落了好幾年,現在才想起子、女們怎樣度過這幾年的日子。在「商業電台」播音的日子不算長,這台節目時段終結於周聰先生的個人廣播「小木偶」。後來,憑着「天無絕人之路」的信念,父親仍然繼續寫了一叠又一叠的劇本,四處賣故事。結果,香港電台的張漢彪先生接受了父親的建議,給了父親一個時段,全部由電影演員任播音的廣播劇,男主角當然是父親、女主角是梅珍小姐,其餘有袁步雲、司馬華龍、駱恭、黎雯、馮敬文、吳殷賜、金雷、伊雷哥哥,還有琴姐(李香琴)幫手客串,人數的多,一時未能盡錄。總之,當時得令的特約前輩們,無一不來協助,大家也希望在沒有電影通告時,可以有一個地盤維持聯絡,需要某個角色,父親便會去電聯這班老友記,我是長駐候教的,假如突然有些前輩來不了,父親便把那場改一改動,新角色就是由我上場,如果全部能上場,我就是一個閒人了。
廣播劇每星期錄音一次,那時的香港電台是在中環,依稀記得是在香港大會堂對面,這播音的母子過了也不算長,不是「港台」的問題,是我父親的信念,那否極泰來的一天真的來臨了。電影業轉好景,初時父親還極力去維持這個播音劇《吉人天相》,誰料,人人都忙到不能自已,最後只好依依不捨地跟張漢彪先生道謝。《吉人天相》廣播劇讓我家度過了一次不用捱餓的關,也磨練了我廣播的聲音。若干年後,我真的成為了一個歌星,有一次被邀請往新開幕的「海洋公園」唱歌,竟然在園內的一條小斜路上,碰見張漢彪先生,雙方寒暄兩句,就此再沒有見過了。在此我想再向張漢彪先生講聲「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