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娛樂放題  > 娛樂追擊 2021 年 01 月 04 日

第4波疫情下慘活 蜥蜴仔公園開餐老鼠陪食

在電影中通常飾演騎呢角色、外號「蜥蜴仔」的曾德華,靠做電影茄喱啡,維持生計。由於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電影業陷入冰封狀態, 他亦難逃沒有工開的命運,被迫轉行做外賣仔。
日前晚上,本刊就發現,蜥蜴仔於旺角區一帶送外賣,因為第四波疫情嚴峻,政府禁止六時後堂食,沒有地方食晚飯的他,惟有踎公園開餐。這裏充滿臭味之餘,還有一羣老鼠在開P,再來一陣寒風刺骨,認真淒涼!

轉行做外賣仔的蜥蜴仔,受六點禁堂食的影響,被迫踎公園食飯盒。現場四處垃圾之餘,附近的垃圾房又傳來陣陣異味,更有老鼠出沒,衞生環境惡劣。

 

他開餐的石櫈後面,有大量老鼠肆無忌憚地圍住垃圾桶,氹氹轉開P,十足「米奇樂園」一樣,令人嘔心。

 

步出快餐店後,蜥蜴仔拎起手機上網睇地圖。

 

經過九曲十三彎的內街,他急步行了大概七分鐘,終於抵達一幢八層高的唐樓送外賣。

 

衞生惡劣

現年四十二歲、外號「蜥蜴仔」的曾德華,早年憑着騎騎呢呢的外表,在周星馳的電影《行運一條龍》中,飾演在party內被漠視的一角,而為人所熟悉。其後,他經常在電影中飾演「毒男」等角色;而在片中,他雖然對白和戲份都不多,但密食當三番,總算可以維持生計。近年,蜥蜴仔更找人作曲、填詞,製作屬於自己的歌曲〈我最騎呢〉,並花費五萬元,拍攝MV放上社交網絡,令他成功打開內地的市場,有機會北上大灣區登台,儘管薪酬不像其他藝人般優厚,但總算可以幫補收入。可是,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電影圈幾乎停頓,所以他的茄喱啡工作,可謂寥寥可數;而為生活,他就被迫轉行做外賣仔。此外,由於他不懂駕駛,故只能做「步兵」。
日前晚上八時,本刊就發現外表骨瘦如柴的蜥蜴仔,現身旺角道的一個公園。當時,他瑟縮於公園一角暗處的石櫈食飯盒,而旁邊正是一個垃圾房,因此不時飄來陣陣垃圾臭味。期間,記者目擊他食飯的位置,有不少老鼠肆無忌憚地走來走去,令他恍如置身「米奇樂園」一樣,衞生環境極度惡劣。約十分鐘後,他三扒兩撥已經食飽飽,於是急急收拾行裝離開公園。過了不久,在街頭接到一個外賣訂單,他隨即一支箭急步行到大角嘴的一間快餐店取外賣;跟着,他又行了七分鐘,走上一幢八層高的唐樓送外賣,為生活吃盡苦頭。

廿二年前,蜥蝪仔於《行運一條龍》中飾演在party內被漠視的一角。當時,他獲周星馳加插一句對白:「有冇計呀?」從此,他靠騎呢在影圈殺出一條血路。

 

年前,他花了五萬多元積蓄,拍了一個MV〈我最騎呢〉;之後,他便不時獲邀到內地登台唱歌表演。

 

收入大減

事後,記者致電訪問蜥蜴仔,他坦承受疫情的影響已大半年冇工開,即使有內地經理人安排登台騷,亦無法北上開工,令收入大減,惟有轉行做外賣仔:「雖然內地有登台job,但係上去要自費喺酒店隔離,扣埋人工等於白做,所以o依家轉做送外賣。」他表示由於自己是「步兵」,故每日的接單量數不多,因此自己會比別人更勤力,用盡一日的時間開工。
近日政府頒令六點後禁堂食,亦影響他沒有地方食晚飯:「講真,一日收入大約得二百五十蚊。其實,一張單只係賺到廿幾蚊,都買唔到一個飯盒,o依家又冇得堂食,惟有踎公園啦!不過,你估我想o架咩,好多我哋呢啲打工仔,都係咁,夜晚要開工,只能夠逼住喺街邊食飯。仲有呀!嗰個公園好多老鼠、好恐怖,仲要唔驚人o架,我惟有逼自己唔好驚囉。」蜥蜴仔形容現在見步行步,他寄望疫情快些過去,經濟復甦,人人有工開。

憑騎呢角色深入民心的蜥蜴仔,竟然得到內地歌手的青睞,邀請他在自己的MV內客串。

 

日前晚上八時,寒風凜冽,氣溫大約十五度。本刊發現拿着飯盒的蜥蜴仔,一個人獨自走入旺角道的一個公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