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門裏門外 2021 年 01 月 07 日

楊立門

楊立門,前政府常任秘書長,現任商會行政總裁、歌手及作家。

2020,孰得孰失

執筆於二○二○年的除夕夜,正計算在這不平凡的一年,我們究竟孰得孰失之際,傳來鋼琴家傅聰染新冠肺炎去世的消息。這令我想起傅聰父親傅雷所作的《傅雷家書》裏,其中一封家書這樣寫道:「人一輩子都在高潮—低潮中浮沉,唯有庸庸碌碌的人,生活才如死水一般」。對香港這座城市,甚至對我們整個國家來說,或許也可作如是觀。
幾十年來,香港人經過無數起落跌宕,對高潮低潮這回事,從來不陌生。我們大多不是庸庸碌碌之輩,所以也不應期望永遠都萬事順遂。今天的失,可能是長遠的得,反之亦然。政府在抗疫工作上進退失據,一年下來,甚麼限聚令、停業令,市民都唯命是從,現在已是百忍成金,但高官們好像缺乏自省,亦拿不出甚麼方案來。香港人雖然叫苦,但卻學曉了不能萬事都期望政府來替自己解決,自強最重要,所以即使外防輸入把關不力而導致一波又一波的疫情,香港今天仍能挺得住,不用全面封城禁足,我認為主要歸功於廣大市民的堅忍和努力。香港人果真做到施政報告說的「砥礪前行」了。

 

 


二○二○年另一件大事是中央政府訂立《港區國安法》,有如定海神針,令一眾牛鬼蛇神竄逃走避,市面瞬間回復平靜。這是好事,但畢竟是強權鎮懾而不是春風化雨,無助於社會的癒合,反而加深了不同政見人士之間的鴻溝。政界及公民社會突然一片詭異的寧靜,看來不是個好兆頭。考慮或已在籌備移民的人愈來愈多,已是不爭的事實。我預期這次移民潮對香港的影響會比九七回歸那次更深。九七前的港人移民,是基於對未來的不確定和對中國的恐懼,後來他們害怕的事並沒發生,不少也回流了。但今天,他們的決定卻是基於(在他們眼中)已知的現實,和對中國的憎恨。死了的心就如潑出去的水,恐怕很難回頭了。他們大都出走到一些敵視中國的國家去,並會世世代代散播他們對中國和香港的誤解和偏見,以合理化他們的離開香港決定,這樣造成的傷害,將難以估量。
看我們的國家,二○二○年開局開得凶險,疫情不但突然氷封了全國經濟活動,更令中國在國際間揹上了黑鍋,形象急速插水,加上中美貿易戰方興未艾,形勢可謂內外交煎。當時無人料到,中國竟然可以極速反彈,各行業瞬間復工復產。到年終,世界各國仍然沉痾不起,國內已是百業興旺,萬眾歡騰,成為世上最大的一片樂土。中國的出口數字在近幾個月狂飆,而國家今年的經濟增長將可達無人能及的百分之六。更具意義的是,對美國的貿易順差又創新高,老美發動的貿易戰徹底失敗。
但中國在這次世紀疫症中的最大得着並不在經濟,而是向世界示範了中國制度的優越性,證明了人類的福祉並不一定要全部押注在西方那套固有的制度和價值。西方政府高淡闊論自由、人權、民主,但在現實面前卻不堪一擊。還有,疫症催化了中國人空前團結,全國上下萬眾歸心。總結二○二○的中國,可說是塞翁失馬,大凶終成大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