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封面故事 2021 年 01 月 03 日

審批粗疏 中介抽水 「612基金」 極速燒盡1.7億

一九年成立、支持黑暴打官司的「六一二人道支援基金」,是坊間公認吸金能力最高的抗爭基金;根據該基金公布的最新資料,截至二○年十月底累計籌得一億七千萬元,可是基金燒錢速度同樣驚人,存款僅餘一千七百萬元。基金在最近七個月內已四度告急,一再要求支持者泵水,近日甚至急推「月供」計劃,要求捐助者每月捐款。
「六一二基金」信託人之一吳靄儀辯稱,與抗爭相關審訊密集進行,以及應付被告的經濟開銷,導致基金極速「乾塘」,更揚言隨着大批暴動官司陸續開審,預計律師費有機會高達九億元。
不過有知情人士透露,有一班中介人專門集合一些律師及被告人,以專業手法向「六一二基金」申請各種資助;他們亦睇準基金對法律界人士的申請審批相對粗疏,乘機誇大各種名目兼分拆案件逐項收費,使其團隊的律師均享不菲收入。
警方近月積極追查涉及眾籌活動的罪行,部分眾籌組織負責人已被拘捕及凍結相關戶口,甚至有個案因涉嫌「勾結外國或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及「洗黑錢」等罪名而被國安處立案調查。據悉,國安處正密切關注「六一二基金」運作,不排除會採取進一步行動。

近日基金新推一項「月供」計劃,建議捐助者透過每月資助形式,確保基金有足夠資金運作。

 

中介人在示威事件發生期間,會趕到警署門外,向一些新晉律師埋手聲稱介紹「生意」,還向新仔律師教路,如何分拆個案向「六一二基金」申報更多津貼。

 

六一二人道支援基金」在上月中突然推出一項月供計劃,建議捐助者透過每月資助形式,令基金有足夠資金運作,並在社交平台不停催谷,包括設計海報「懇請」網友轉發及張貼,甚至推出捐款二維碼,又呼籲支持者每月透過信用卡自動定額捐款等等。
被坊間公認吸金力極高的「六一二基金」之所要以出盡力募捐,因其儲備已幾近「乾塘」。
根據該基金最新一份公開的財務報表顯示,由一九年六月成立至二○年十月底,累計籌得一億七千多萬元,惟現時存款僅剩餘大約一千七百萬元,創成立以來的新低。當中花在法律相關的費用最多,接近七千萬元。消息一出,立即令外界嘩然,有聲音質疑開支是否用得其所。

討好抗爭者吸生意

「六一二基金」的信託人之一吳靄儀日前解釋,開支激增是因為二千多宗有關抗爭運動的案件陸續開審,涉及的法律費用十分龐大。另受疫情影響,審訊不停押後,提堂次數大增,被告還押期變得更長,申請覆核保釋的個案及次數亦增加,導致法律開支急增。
但有熟悉「六一二」運作的知情人士,向本刊揭露基金燒錢速度驚人的更重要因由,原來有一班中介人覷準基金這塊大肥肉,並利用一班涉案的黑暴青年,不斷向「六一二」吸金。
該知情人士說:「過去一年多,每逢有示威事件,有一班人就會衝去現場聲稱撐示威者,當警方展開拘捕行動,這班人又表現落力,第一時間去警署門外支援被捕人士,加上他們在網上不斷吹捧自己立場,令一眾被捕者當正他們是自己人。」
有人在抗爭圈子確立一定地位後,便向專接「六一二」案件的律師打主意。知情人士說:「呢班人係警署門外,主要向一些新晉律師埋手,傾多兩傾啱咀形,就話手上有不少被捕『手足』好需要律師幫手,提議一起合作搵錢。」
「這班人似做中介人,給律師介紹生意,律師就出面向基金申請補貼及資助,再分拆回佣給中介人。中介人還會教新仔律師如何將一人涉幾宗罪的個案分拆申報,又或即使同一時間到警署或去法院,代表多人申請保釋,也要分開逐個申報,總之賺到盡。」 知情人士續說。
知情人士指有人為增加收入,會誇大各種名目,「大部分律師幫『六一二』,都抱住義務心態,盡量慳得就慳,濕碎錢都不會計,希望基金留返多啲錢幫更多的人。但呢班中介唔係咁諗,影印費逐張紙計到足。又例如有些個案明明可以電話溝通,他們堅持約當事人見面開會,爭取申報更多津貼的理據。」
知情人士續說,該批中介人為吸納更多被捕人士,更會擺明車馬「搶客」,「有些出名的案件,若不是經他們團隊處理,便會出口術唱衰當事人的辯護律師,務求游說當事人改聘他們旗下的律師,總之搶得一單多一單。佢哋又會搵涉及『暴動罪』等較嚴重的個案埋手,因為案情相對複雜、審訊時間長,自然撈得更多油水。」

有協助處理「六一二基金」個案的律師自稱每日可賺到八千至一萬元。

 

有消息指,部分協助「六一二基金」的律師,會將同一時間到法院處理的個案,分拆成幾單,再向基金逐一申報津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