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門裏門外 2020 年 12 月 31 日

楊立門

楊立門,前政府常任秘書長,現任商會行政總裁、歌手及作家。

民心的臨界點

回顧痛苦和漫長的二○二○年,真有點不能言語。今年,香港終於像我們的特首一樣考了第一名,還不止一個而是兩個:我們是大中華兩岸四地中政治經濟最動盪、也是新冠疫情處理得最糟的地區。在中央強力出手後,政治局面起碼在表面上平定下來,但疫情卻每況愈下,近期更急速步向崩潰的邊沿。在疫症的初期,市民普遍抱持包容態度,但隨着抗疫措施的疏漏不足和遲緩後覺逐漸暴露,民心已到了一個危險的臨界點。
《港區國安法》令市面和議會的反對聲音一下子少了很多,可能給了政府一種虛假的安全感,以為可以事事以我為尊,民間的進言無論多懇切和富建設性,都只是雜音而已。香港不少有分量的社會人士和幾大商會,最近一致口徑地促請政府進行一次強制全民檢測,當局一直堅持不可行,說一來需時甚長,二來若不同時施行全民禁足令,檢完沒事的人也隨時可以染疫,不是徹底把感染清零的辦法。這說法歪曲了這個倡議的目的。

政府政策是傳播鏈爆一個截一個,沙田乙明邨便是一例。

 


首先,這建議並不指望達到馬上清零的效果,而是要在最大程度上遏止疫情惡化。現在病毒已在社區每個角落迅速擴散,雖然有免費檢測服務,但受感染的人可以很長時間沒病徵,不去做檢測也是人之常情,這正是湧現大量隱形傳播鏈的原因。先前的「普及社區檢測」在疫情趨緩和時進行,只有百多萬人接受檢測,尚且檢出幾十個隱形傳播鏈,今天肯定十倍於此數。大規模的檢測已獲證實可減少傳播鏈,能堵截一個是一個,政府怎能說是無用?即使有人檢測之後才染疫,機率也會比先前為低,因為傳播鏈已被逐漸截斷。其實第一輪後可再做一輪,之後若仍有少量漏網的個案,要逐個跟蹤處理也容易得多了。
最令人費解的是,若說不配合全面禁足便無用,那麼政府幾個月前動用大量公帑和人力去做那次全民檢測,難道是閒來沒事做來玩的嗎?現時政府的做法是傳播鏈爆一個截一個,例如在幾個爆疫的屋邨,政府強制整棟的居民接受檢測,但若屬陰性則會放行,無須隔離禁足。但檢測時是陰性,可能是仍處於潛伏期而已,根據政府的說法,理應把這些獲陰性結果的人士隔離十四天觀察才對啊。當局這做法不是自摑嘴巴嗎?
政府說只聽專家的意見,但為何不去請教一下世上最有成功經驗的內地專家?需時太長的說法也站不住腳。早前青島市採用混合採樣方式檢測,一星期便覆蓋了全市九百萬人。若說人手有限,政府便應該放下所有非緊急的工作,以作戰的心態,動員更多公務員去實行這個有廣大民意支持的方案。誠然,這方案不會馬上實現清零,但做了一定比現在好很多。Don’t let perfect be the enemy of the good。
民心,是一個政權最大的依存。若政府執意不聽,又拿不出站得住腳的理由,或一個更好的方案,那麼它要面對的將不僅是一個抗疫危機,而是更嚴重的管治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