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峰」「波」情未了馮素波 2021 年 01 月 02 日

馮素波

馮素波,三歲加入娛樂圈,今年七十六歲,伶歌影視工作皆涉獵,看盡圈中人事起落,繁華滄桑。

一切從粵劇開始

一九五六年的暑假,高媽子帶着我和十妹(安麗)去廣州,到車站接我們的當然是財叔。我第一次搭坐三輪車,經過很多未見過的樓房和店舖,車路跟香港完全兩樣,心內感覺很陌生,驚嚇得內心直發寒。講真,當時真有出現後悔的念頭。很想哭,但是不敢……
終於,三輪車在廣州恩寧路永慶大街口停下來,我看到闊別三年的弟妹們,全湧到馬路上歡呼地叫喊:「大家姐」,剛才想哭的感覺一抹而過,前呼後擁地走入永慶一巷三號之一地下。我們的住所,進門口是廳,再進去是兩間板間房,有一個廚房,沒有水廁。因為財叔說女孩子不可睡在門外,男孩子就無問題,所以晚上我們姊妹會開摺合牀在廳中睡,弟弟們則開牀睡在門口。每晚,我們要把「夜香桶」抬到門前「沙井」,半夜就有倒夜香的人處理。第二朝早上,我們便要拿清水去洗滌「夜香桶」,再放回「天井」去。女孩子洗澡和如廁都會在「天井」處理!男孩子如廁就要跑十分鐘遠的路程去公廁。
家中所有日常家務,都由財叔分配好,我們亦很遵從「家庭」法則。長姐如母,長兄如父的教導,到現在,我的弟妹們仍然遵守和尊重我。雖然我們是同父異母的兄弟姊妹,不過感情很好。這一點,真是應該感激財叔對我們一貫的教育,他教我們骨肉親情的重要性:「你們是可以滴『血』,於水中確認為親的人。」

我非常愛粵劇。

 


在廣州住了一星期後,財叔帶我去考「至寶橋五中心小學」五年級入學試。可惜,我不懂簡體字,便要留一班,即是小學四年級。原來祖國當時有很多「文盲」,同班的同學很多比我年長三、四歲,所以,在廣州讀書對我來講是非常輕鬆的;也令我明白到,在沒有壓力的情況下接受教育,對孩子是好的。我很愛上學,由這段時期開始,我又認識到多同齡的學友,老師的教育方法,我容易明白,在國家的普通話化期間,我由拼音學起。當時,我是超齡學生,不能選學英文,只可選取「俄文」或者「普通話」。當然順理成章地上「普通話」課,就造成了今日對我的方便。
我有幾個知心的同學,她們也知道我非常愛粵劇。凡有街坊的「文娛組」唱粵曲或排演粵劇,她們一定約我去參加活動,在這期間的一天,假如她們不給我一張廣告,「南國粵劇學院」招生!我也不知自己的宿命會是甚麼樣?
財叔一直以來很反對我們演戲,他不會說出口,是因為我父親的遭遇,也不認同父親的婚姻生活,看着我們父母離異令到孩子痛苦,一切所發生的事件,財叔都歸咎於「戲子」這個行業,所以他希望我們能成為一個知識份子,為祖國服務,人人為我,我為人人!但是,最終他也經不起我的懇求,學校放假,他帶我到北區(學校的地址忘記了)見「南國粵劇學校」的校長李東華同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