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峰」「波」情未了馮素波 2020 年 12 月 26 日

馮素波

馮素波,三歲加入娛樂圈,今年七十六歲,伶歌影視工作皆涉獵,看盡圈中人事起落,繁華滄桑。

十二歲返廣州

因為生活艱難,本來父親已下定決心,参加內地「老藝人回歸祖國」號召回國,正在計劃執拾行裝,「否極泰來」之實證來了。
芬叔(黃千歲)夫婦跟父親商量:「不如大家老朋友合力搞電影。」當時正值古裝片吃香,這個主意正中高媽子下懷,她立刻和卿姐(羅艷卿)商討。大家都是江湖兒女,自然拔刀相助,拍了《醉打金枝》、《七屍八命九人頭》、《同撈同煲》等,在這段逆境求存的日子中,十妹(安麗)出世了。
本來高媽子打算把十妹(安麗)送給蘭姨的好朋友,但怎樣講,十妹也是高媽子與父親再度復合後的結晶品,在捨不得心理下,高媽子食言,不肯把十妹送給女朋友。大人忙着拍電影,我和四妹(素珊)輪流照顧嬰孩,這幾部電影票房不錯,又給了父親更大的信心,他決定留在香港發展,之後,父親又得到了凡叔(何非凡)的投資,建立了宇宙影業公司,拍攝了《小寃家》,還邀請到仙姨(白雪仙)當女主角。原來我也有個鏡頭出現呢!宇宙影業公司的出品,還撮合了蘭姨當了卿姐(羅艷卿)的助理。
正是天下無不散之筵席,蘭姨離開我們了。她婚後育了一子一女,現在她們夫婦仍然跟着女兒定居於美國聖地牙哥,去年(一九年)我也去探望過蘭姨,原來她已經九十多歲,臨別時,她深情地感謝我去探望她,不過,她說﹕「下次見面,應該是在彼岸,當下我也輕鬆地承諾她:「好!一於在彼岸再見!」人的一生,也只是笑看風雲過而已!

父親從來相信否極泰來。

 

我的家族成員非常之多。

 


一九五五年的春天,應該是完成了《小寃家》這部電影之後,四妹、七弟也回廣州交財叔照顧去了,我們的家頓時起了很大變化。高媽子請了一個佣人「碧姐」,因為高媽子真是不懂家頭細務,何況還有個在襁褓之中的十妹(安麗)。
一九五六年,沒有了弟妹們的吵鬧,我感到孤獨得死寂。鼓起勇氣,跟父親說:「既然父親不打算返廣州演戲,又把所有的弟妹都送了去廣州,可否也把我一道送去給財叔處呢?」當時父親靜了一陣,之後反問我︰「這是否你的真心說話?抑或被迫去決定返廣州?」我理直氣壯地回答:「全是我自己的意願。」父未有立刻答應,卻叫我先去跟肥媽子溝通。結果,我又跑去找我的母親肥媽子,道出我想去廣州之事。估不到肥媽子的反應和問話的內容語氣,竟然跟父親一模一樣。我當時心想︰「既然心靈相通,何解不能天長地久,簡直是天意弄人。」父親和肥媽子同一樣的表情,到現在我也難以忘記,他們難過及捨不得的語調,至今我還很清晰深印在腦中。
記得肥媽子道:「既然是你自己的諗法,我不會反對,你去廣州生活得不習慣或者不開心,記得寫信告訴我,我一定會盡快接你回來,知道嗎?」這樣決定之後,父親要我親自去信給財叔,幾日後,收到財叔給我的信,他很開心我願意回祖國懷抱,還囑我記得帶好身份證和所有證件,以便申請戶籍。
一個很炎熱的正午,我自己去到北角排隊取身份證,足足排了兩個小時,輪到才知道未夠十二歲不能取身份證,所以,我清楚記得,回廣州讀書時,我還未到十二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