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智富天下 2020 年 12 月 22 日

李居明

李居明。香港著名風水術數名師。近年因承租新光戲院及撰寫兼製作新派粵劇為人注目。八年間已上演超過三十套原創作品。去年開始開拍玄學紀錄片。

2021年香港重回正軌有數計

一直以來,我們將香港稱為福地,並發展成為「東方之珠」和國際金融中心,從術家的角度,是有賴於「酉」金的加持,「酉」是醫療的「醫」字,是醬油的「醬」字,是金融及銀行的「金」。當年,香港割讓給英國,是依賴着西方「酉」金,為香港帶來了金融體系、醫療體系及民間的飲食文化,獨步天下。
一九九七年香港回歸中國,中國生於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是「酉」月,也是這個「金」的密碼,也就是英國給予香港的一切,中國同樣具備這個五行的密碼!
香港生於七月一日,是一個「午」火的密碼,靠着生於丑年(牛肖),生於辰日,而自得散熱好運之功。而「午」火最燒「酉」金。二〇一四年甲午年,燃點了「火熔金」的悲劇,香港進入了一個開始倒退的運道當中,「酉」金蒙塵!目前大運行「辰」,辰酉六合為金,有運!但「辰辰自刑」,故香港人自戕招險,香港失運有點「自刑」自殘之氣運,是真的「攬炒」了!

馬會是三元不敗之地,建賭城於離島與澳門競賽即救回港運,理應爭取!快而準之法。

 

香港以「酉」金開運

但是,二〇二一年是「辛丑」年,正是「酉」金出頭之年,「丑」土牛年,具強大散熱功能,而且因「港」字有「巳」蛇肖而開金庫,金主西向,二〇二一年必應「港」珠澳大橋的靈活開啟,而使香港從火毒中重生起來。可見,港珠澳大橋,是在二〇二一年發揮其風水效應,打救香港的!
港珠澳大橋的興建,是截斷了珠江由北向南的龍氣,稱之為「迴龍顧祖」風水格局,香港的氣運,一直以來都要「北望神州」,將香港納入大灣區及整個中國的經濟體系中,我稱之為「金蚌之珠」的風水局。對於香港這個一向標榜「國際大都會」的都市,以經濟掛帥,正合「北政南商」的風水格局,但香港一旦政治不安,便失去中國以南為商的風水格局,失其地緣的優勢,也就是說,香港是以「酉」金開運,以金融、醫療、飲食為世人所「尊」重(尊字見酉見金)而非以政治為其成就。
二〇二一年是「辛丑」年,正正把香港一向的宿命用神,再一次加持在香港這塊福地上,就是說停止了政治爭拗,回歸經濟活動,以「酉」金為用,香港重回經濟掛帥的實體當中。「安定繁榮」就是香港的福氣。

二〇二二年重歸繁華之境

而令香港沉淪的「火」大,在二〇二一年已經無力肆虐。一方面「丑」為散熱之密碼,是年為「丑」年。「丙辛合水」,「辛酉」之金不再受火的煎熬,遇水地成合局。而火熔庚金的二〇二〇年氣運是一個七煞的氣局,七煞掌鬥爭,火熔金必見毒癘,也就是新型冠狀病毒之密碼!
香港是一九九七年的牛肖,其密碼是「亥」(應「金蚌之珠」的「珠」),「亥寅六合」二〇二二年是寅歲虎年,正是香港「六合驛馬年」,相信大量的驛馬回歸,始於二〇二〇年十二月雙子的衝動,人人浮動之勢,止於二〇二二年,香港重歸繁華之境,苦海歸帆的一年!

香港第一位女騎師江碧蕙亮相賀歲電影《大運同行》,揭示「馬」與九運的關係。

 

政治騎劫經濟大衰退先兆

香港人再忍耐多十二個月吧!二〇二一年是一個大病初癒之年,二〇二一年十二月必見驚喜性曙光。香港維多利亞海峽依然清藍,觀虹彩處處。香港人的不死傳奇依然存在,捱慣災難的中國人是最快復原的民族,這是一個最重要的潛在民族力量,一向被人看低的中華魂,在這一役又一次告知世界,中國人慣打逆境波,也反彈最快,任何唱衰的力量都不明白中國人「遇強愈強,愈苦愈快反彈」的傳統,目今以經濟掛帥的國家,必比政治掛帥的國家更為強大。
在經濟體系中,CEO都是授權任命,公司講求團結,服從強勢領導便會強大,從沒有選出來的CEO,經濟體系是目前世界的主尊。而墮入政治為先,霸權為上的政客文化,失去一股團結力量,陷於慌亂。選舉文化選出一個怎麼樣的總統,便主宰了國家的興衰,美國選出甚麼樣的總統,便行一個「未知數」的運。這種選舉的文化,千瘡百孔,確有問題!
這是一個講求團結富強的世代,安家樂業,國富民安是大氣候。這不是一個政治的年代,是一個經濟的年代,強勢的領導決定一切!而拜登上台,必令美國衰退,但特朗普瘋狂,也過猶不及。政治將經濟騎劫,是大衰退的先兆。二〇二一年,是扭轉形勢,邁向正軌的經濟豐盛年。而倒退只在失運人的心,不是人類進步的主流。好的領導令人信服,因此一國一地之運,取決於好的領導!

「人心回歸」未來港人課題

金管局於今年七月份指出:儘管在這幾年香港受盡災磨,但還未有數據證實,顯示大量資金離開香港!而香港一直以來健全的金融體系、醫療體系,還是十分穩定。除了新冠病毒,香港目前看不到任何因素,打擊香港在國際的金融地位!香港人以經濟為主,不以政治為先,香港便可迅速回復元氣!中美貿易戰只是一時之戰,當面對利益,友好和諧一定是唯一的選擇。
香港與紐約及倫敦舉足而立的金融優勢,在東方壓倒西方的二○二一年開始,紐約及倫敦以至世界的經濟下滑,促成香港在「東方壓倒西方」的氣運中成了獨贏之勢,不要忘記香港的維多利亞海峽還在,香港人的優良品種依然以「轉數高」而傲勝於世,我不相信香港在二○二一年後會有任何情況的敗壞和死亡,香港有風水,這令香港優勝,是大家可以看見的!
大病難免,初癒一年,二○二二年香港又回來了!你是贏家還是輸家,看你相不相信香港是風水了!
「九七」前在英國的管治下,香港人是政治貧窮的,「九七」後在中國政府的謙讓及信任下,香港人突然變得政治富貴起來。但是因為街頭的暴力事件,逼中央出手換來一個「國安法」,二十三年前的回歸,令香港新的一代蒙受恐懼自己國家的陰影,政治回歸了,但「人心回歸」從未做過任何事,這也是必然發生的悲劇。但願由二〇二二年開始,新的特首能在「人心回歸」的課題上,多有建設。新的氣運,新的風水必可衍生新的特首,這是香港的明天應有的大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