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老總手記 2020 年 12 月 17 日

關慧玲

《東周刊》社長兼總編輯。

誠哥撐無名英雄

常說雪中送炭難能可貴,原來這種錦上添花,同樣令人感動,說的是李嘉誠透過其基金會作出的一番善舉。
李嘉誠基金會日前在它的面書專頁上載誠哥和一眾科學家以zoom出席儀式的片段(下圖),其中今屆諾貝爾醫學獎得主、英國科學家Michael Houghton(霍頓)講講吓突然哽咽起來,說李嘉誠基金會將向帶領丙型肝炎研究團隊另外兩名科學家朱桂霖和郭勁宏贈予與諾貝爾獎金等值的三十八萬美元(約二百九十四萬港元),以示支持他們整隊人的共同努力。
事緣在十月,《自然科學雜誌》刊登了一篇名為「發現丙型肝炎諾貝爾獎得主背後的無名英雄」的文章,提到由霍頓教授帶領的科學家團隊中,有兩名華裔病毒學家默默耕耘但卻失落獎項。霍頓說接受諾貝爾獎當然高興,但其實有點失落,皆因他不能改變諾貝爾限制獲獎者只得三人的規則,唯有透過文章全部列出所有作出貢獻的科學家名字,立此存照。

 

 


這篇文章被誠哥看到了,他二話不說,立即決定要為這兩名無名英雄做點事,就是贈給他倆諾貝爾獎金等值的獎金。「霍頓團隊」知道後十分意外,其中朱桂霖更是激動流淚,他接受訪問時便說:「從來沒有人這樣做過……」。
誠哥透過zoom祝賀所有科研專家時顯得相當精神,他說自己一直深信命和運,是天數與選擇之間的互動,而科學必重塑人類的命運,「誰曾想到,一個走過貧病戰爭的人,能在研究道上參與和支持你們的努力,這是我一份光榮。」獲李嘉誠基金會支持研究工作的霍頓,以及化學獎得主、美國科學家Jennifer Doudna(杜娜),不約而同把諾貝爾獎牌的複製版送給誠哥,令佢一次過「獲得」兩面諾貝爾獎牌。
病毒學家朱桂霖是新加坡人,太太是香港人,所以通曉廣東話,他是「霍頓團隊」中找出病毒的三大關鍵人物之一。他憶述八十年代時只知有輸血者受非甲型或乙型的肝炎病毒感染,卻因為未有相對應的檢測技術,找不到這種未知病毒。後來他們想到從感染樣本提取RNA片段,植入細菌來擴增數量,然後以「非甲非乙肝炎感染者」的帶抗體血清,在這些「基因庫」飾查,找出序列。由於資料海量,過程中亦有人不斷質疑成效,「霍頓團隊」除了要埋首排山倒海的數據,還要頂住各方壓力,真是心理質素差一點也無法堅持到最後。
八九年,研究團隊在期刊「科學」發表兩篇論文,以朱桂霖作為第一作者的一篇,正是描述分離及鑑定病毒的過程,並命名病毒為「丙型」。這個重大發現,大大減低丙型肝炎對人類的威脅。
可惜的是,縱然霍頓一直強調此項發現包括朱、郭兩人,缺一不可,更曾因為兩位夥伴未能獲獎而婉拒過一些世界級獎項;這次諾貝爾獎二人再被遺漏,只能說科學界有一些潛規則,看來應是時候作出檢討。這亦說明,誠哥此番心意,對這些默默研究的科學家具有何等重大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