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峰」「波」情未了馮素波 2020 年 12 月 19 日

馮素波

馮素波,三歲加入娛樂圈,今年七十六歲,伶歌影視工作皆涉獵,看盡圈中人事起落,繁華滄桑。

等一個否極泰來

上世紀五十年代初,有一年的年卅晚,父親去了粉嶺演出,不幸家中遇劫。大年初一,是我人生第一次到粉嶺,記得達哥帶我從佐敦道碼頭乘巴士往粉嶺,路途很遙遠,去到粉嶺己是中午。達哥先去戲棚,問到父親住宿的旅館,一間很簡陋的「客棧」,把家中發生的事情告訴了父親,把我交給父親後,達哥先返回九龍去,我便留在粉嶺陪父親上台。
父親戲份不多,出場打個轉便可以收工,劉少文叔叔還未出場。以前年紀細小,不知苦滋味,現在回憶起來,內心真是陣陣的痛,父親連化裝的箱位也沒有,也是和劉少文叔叔共用,衣服也是穿劉叔叔的。
年初三那晚,父親又是出台打個轉便返回箱位卸裝換衫,換衣服時才發覺,連一對皮鞋也被棚外的人伸手進來偷走了,這刻只聽到父親沉吟自語﹕「唉!真係人衰行路打倒褪。」不知道怎樣才好時,劉少文叔叔進場了,他向別人借來一對人字拖給我父親,並低聲說﹕「你總不能光赤着腳行幾條馬路回去。明天再算。」初四日,父親起得早,帶我橫街窄巷地找開工的舖頭,結果,找到一家開門做生意的木屐店,買了一對木屐。父親說行路都醒神些,再去街邊大牌檔食豬紅粥、油炸鬼、腸粉,才返回客棧睡覺。醒來後,父女倆到戲棚食大鑊飯。

「否極泰來」是父親能夠忍受逆境折磨的意志泉源。

 


這晚,我在後台坐得較長時間,因為,劉少文叔叔掛了鬚,應該是去武生吧。父親出了兩幕,初五的下午,父親在客棧給了我卅六元作學費。父親要我先袋好,他說正月有很多扒手,這些錢是昨晚向劉少文叔叔借的,不要顧着打瞌睡,讓扒手有機可乘「打荷包」。之後並告訴我,他要正月十六才可以回家,他把我帶到巴士總站上了車,巴士開動後,我一直瞪着眼睛,沿途望見馬路兩旁很多樹木,也有很多農田、農夫,有很多牛隻在耕田,經過很多個車站,到達佐敦道碼頭,轉乘11號巴士,回到家,兩隻手才敢從褲袋伸出來。
這幾天的經歷,別以為小孩子沒有反應,存在我腦子的畫面,可是永遠不能磨滅。正月十六前,我們一日兩餐都只是吃豆腐送飯。蘭姨說這個正月只要買夠米便可以了,還哄我們幾弟妹,只要我們乖乖地守齋,吃豆腐一個月,父母就會因而長命百歲。用生抽清蒸豆腐真是很難食,不過,我們亦希望為了父母長壽而堅守。父親回家後,蘭姨都只是蒸水蛋讓父親作餸菜。「否極泰來」是父親教導我們,也是他一直以來能夠忍受逆境折磨的意志泉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