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書寫人生 2020 年 12 月 19 日

蔡子強

時事評論員。寫了半生政治評論,自從某一個晚上開始,忽然領悟到人生應該還有一片更大的天空。

一仗功成 成為不朽

上周三,意大利世界盃捧盃英雄羅斯(Paolo Rossi)逝世,享年六十四歲。如果一九八六年,阿根廷是靠馬勒當拿,幾乎憑一己之力高舉世界盃;那麼,一九八二年,意大利的救世主,就是羅斯。只可惜,這兩位世界盃英雄,在過去一個月內先後逝世。
一九八二年對我來說是很特別的一屆世界盃,不單因為這屆破天荒,五十二場波本港都有電視直播(一九七八年那屆只有四場,分別是揭幕戰、兩場準決賽以及決賽),在港掀起收看熱潮;更重要的是那年我考會考,那時家境清貧,爸媽不會像今天很多父母一樣,應承考完試後會帶你去旅行,或食一餐慶祝以作鼓勵。那時「刨書」「刨到」頭大如斗、面無人色,支撐自己捱過一個又一個暗無天日之晚上的,便是考完試之後,可以全情投入睇世界盃。因此,那屆的比賽至今仍印象猶深。
我還記得當年,巴西是眾望所歸的王者,陣中有當打的薛高、蘇古迪斯、科高、祖利亞等球星,可謂所向披靡。被視為唯一堪與它爭一日之長短的西德,在分組賽表現不佳,因此無人懷疑巴西殺入決賽以至奪標的機會。
當時根本無人會睇好意大利,更甚的是,不同於一九八六年馬勒當拿是帶着要在那屆捧盃的決心踏上征途,一九八二年羅斯卻是在一片質疑聲上飛機,在此之前他被捲入當地假波案,被罰停賽已經兩年,只踢過三場波,狀態成疑,但羅斯卻得到國家隊領隊垂青,力壓當時意甲神射手入選,遠征世界盃,惹來一片罵聲。

 

 


在決賽周首四場比場,不單意大利蹣跚而行,四場波裏全數正選上陣的羅斯,更一球都入唔到,惹來意大利傳媒猛烈炮轟。到了第五場比賽,遇上王者巴西,當時所有人都覺得意大利氣數已盡。不料,羅斯卻在這場波來個大爆發,踢出了他一生人最重要的一役。
此仗入球如梅花間竹,過程扣人心弦。開賽僅五分鐘,接應對友傳中頂入,羅斯終於「開齋」。但既被稱為球壇王者,又豈會如此輕易被擊倒,蘇古迪斯千里走單騎殺入禁區,在十二分鐘迅速為巴西板平。到了二十五分鐘,羅斯再次抽勁入網,意大利再度領先二比一。下半場落後的巴西傾巢反撲,科高在六十八分鐘遠射為巴西追成二比二。但七十四分鐘,羅斯在角球開出後混戰下,第三度將皮球踢進網窩。這時,巴西終於返魂乏術。這役,羅斯表現出敏銳的射手觸覺,以及善於把握機會的本色,幾乎是憑一己之力,擊倒星光熠熠的巴西,這不單是他人生最重要的一場波,也是世界盃史上的經典一役。
之後,羅斯在準決賽對波蘭時再入兩球,在決賽對西德時再入一球,幫意大利奪走世界盃。
其實,無論是世界盃前後,羅斯在球會層面的表現都只是平平,不值一提。但世界盃就是如此,它是一個英雄地,只要在短短幾個星期的比賽裏,在舉世球迷(包括了眾多臨時球迷)的目光聚焦下,以及全國同胞愛國情緒高漲和期盼中,你能夠踢出經典,那麼你就會成為傳奇,甚至是不朽的傳奇。羅斯就是一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