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凝仁遊訪 2020 年 12 月 10 日

陳英凝

陳英凝醫生,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教授兼助理院長、賽馬會公共衞生及基層醫療學院全球衞生與人道醫學學部主管;遊訪全球衞生不同角落,分享人道小故事。

那些年:聯合國參會記

「真沒想過參會竟然連最基本飲用水也沒提供!這國家的自來水不能直接飲用,會場內沒有飲用水供應,售賣的獨市樽裝水又要四元美金一瓶!而整區內為了保安把便利店都全關,最就近的小超市也要四十分鐘車程。」德國實習生若漢大吐苦水,後來才知道他把五個月的午餐費也省下只因為了能自費參會。
那年聯合國全球減災高峰會議在墨西哥東南部坎昆舉行。坎昆是世界著名度假勝地,水清沙幼,但交通隔涉、差旅費昂貴,選點絕對跟聯合國所倡議關於氣候變化的「減碳排放、減差旅」的大方向背道而馳。而區內主要的酒店因被參加高峰會議各國單位承包,百物騰貴,普通非會議主要酒店房間也要三百五十美元以上。非政府組織和充滿熱誠的年輕人往往因經濟能力有限,要住到離區一至兩小時以外的地方。可惜那時期還沒網絡參會的概念或配套,參加者只能承受高昂的費用親身參與。
聯合國會議因政要雲集守衛森嚴,除了個別專家小組成員能走進會議廳,大部分學術、技術組織或非政府團體大都被安排到會議附近開會場地作平衡參展。而那次會議主辦單位的安排亦是多年來最令人失望的,很多長途跋涉到來峰會的與會者,整個會議期間根本無機會踏足會場內。
我和梅利教授是其中「有幸」被安排住在會場內的專家委員會成員,第二天晚上會後決定做東主請幾位有幹勁、年輕的實習生們在會議廳內吃自助晚餐。誰知道會場不許消費,就連拿一杯白開水也要出示住客證。於是氣憤下,我們決定跟年輕一輩走到城外去。(下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