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只能回味 2020 年 12 月 13 日

梁家權

資深新聞工作者。飲食文化著作有《尋找失落的菠蘿油》、《沒有粉絲的碗仔翅》、《食蛋撻的路線圖》、《麥芽糖的黐纏往事》、《苦路救星陳皮梅》、《當油炸鬼變成老油條》、《天橋底的牛丸》。

勾起鵝油的無盡思念

自從在斯洛伐克專門養鵝的「鵝村」吃過全鵝宴,仔細嚐過鵝油的滋味,對這種動物脂肪漸感興趣。餐宴開始,侍應便送上麵包,也捧來塗麵包的東西來,驟眼看以為是牛油,但店家說是鵝油。
平生第一次鵝油搽麵包,坦白說吃時心中有點毛,因為慣用的牛油並不是從牛的脂肪炸出來,而是來自牛奶,感覺好得多。鵝油百分百用鵝隻的肥膏煉出來,同豬油的性質一樣。說起來,在匈牙利用過當地有名的攣毛豬豬油搽麵包,比牛油香得多。鵝油呢?風味比攣毛豬豬油平和得多,而最重要是明明是動物脂肪,吃下去卻不覺肥膩。

 

 


曾看過一些鵝油資料,指鵝油對人體來說是較健康的動物脂肪,甚至有研究說法國有常食用鵝油的村莊,村民都長壽。沒有花時間Fact Check,看過就算了,但心理上接受鵝油已成事實了。
歐洲的廚子都說匈牙利和斯洛伐克的鵝最好,鵝肝鵝油也以這兩國最佳,從此每次到匈牙利,都會買一兩罐鵝油。是的,觀念上信專門產地的出品。往後家中的鵝油比橄欖油和花生油更多,但始終是動物脂肪,雖存放在雪櫃內,也應該盡快食用,於是想方設法盡快用。想到雞油炒豆苗,雞是家禽,鵝也是家禽,於是用鵝油試炒。
坦白說,邪惡的雞油香好多,但家人說鵝油健康,於是日後炒菜也多用鵝油,反正經常往歐洲,當地買又平又靚,用完再買。可是年初至今,疫情一波嚴重過一波,差不多一年沒有出門,鵝油一早用光了。
還記得多年前第一次在專欄中提過鵝油,忽然有友人轉交源興美食老闆源哥送的本地鵝油,源興的燒鵝從來都燒得不錯,沒有細問鵝油是不是燒鵝的副產品,總之多謝他的好意就是了。不知是不是匈牙利的出品是經過提純,當地著名品牌鵝油的油質較清純,也沒有太強的油香味,而源哥的鵝油似沒經隔濾,色澤也不太白,但油香頗重,用他的鵝油炒豆苗香氣稍接近雞油。
最近到源興吃飯,源哥特意安排最後來一碟鵝油炒麵,久違的鵝油香再撲鼻而來,可惜已吃得很飽,只能吃一碗而已,但已勾起對匈牙利鵝油的無限思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