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峰」「波」情未了馮素波 2020 年 12 月 05 日

馮素波

馮素波,三歲加入娛樂圈,今年七十六歲,伶歌影視工作皆涉獵,看盡圈中人事起落,繁華滄桑。

我的母親家譜

從來沒有忘記母親傳留給我的教誨。「人生匆匆速速,總是恆有不足,莫以有涯之生,求以無涯之慾。」活到此刻,我從未忘記過。
四歲時,父母已離婚,因此,我經常在「十字頓凉果子廠」與外祖父潘梓源、外祖母羅妙容一起生活。最記得,每天下午五時,外祖父母就會吃晚飯,外祖父很喜歡食「曹白」鹹魚,外祖母喜歡的是「鹹蛋黃」,這兩道餸也成了我的至愛。外祖母每晚都會帶我去西環高陞戲院打「戲釘」 ,即是睇下半場。我去只為饞嘴,在戲院場內,有很多如沙田柚、柑、鴨腎、鴨舌、花生等等小食可吃。
外祖父母一家人的感情非常好,母親口中常常提到已不在世的五舅父(潘國豪),每年她也帶着我去香港仔墳場,在因病逝世的五舅父墓前上香拜祭,母親口中言及很多人生哲理,原來都是五舅父教予母親的,母親心中常常牢牢記着五舅父留下的金句:「盡了人事,便是天命。凡事既不能令,就應授命。」因為沒有照片留世,五舅父是甚麼樣子?只能從靠母親口中描述想像之。母親口中的五舅父長得個子高大、俊朗,學問很好,可惜染上肺結核,當時醫學不昌明,肺結核是無藥可治之絕症,遺憾五舅父英年早逝!

我的外祖父潘梓源﹙左﹚和外祖母羅妙容﹙右﹚。

 

左起:三妹(施婉)、大舅母、葉叔叔,我,天祥(妹夫)。前面萬森(姨甥仔)、寶齡(姨甥女) 。

 


在「十字頓凉果子廠」逗留期間,也常常看見大舅父(潘國定) 穿着一身飛機師制服回店,他來去皆匆匆,笑容常掛,很和藹,少言談。有年,大舅母也從美國來香港,一家人齊住在「十字頓凉果子廠」店舖的四樓,之後再未見大舅父回來。大舅母在美國誕下三個女兒,三個女兒都在美國居住和讀書。第四個男孩子在港出生,大舅母留在香港,帶着小表弟等待了六年,當年大舅母工作於航空公司,在寫字樓工作,經過六年長的時間,爭取到航空公司的優惠,送上一張免費機票返回美國。大舅母帶已經六歲大的表弟,向外祖父外祖母辭別返回美國。辛苦地培育表弟成為一位手術高明的牙醫。
大舅父夫婦並沒有離婚,原來,大舅父因懷愛國思想,他回歸了祖國;大舅母是美國土生成長的「台山人」,她們是在美國讀書時的同學,相愛、結婚,只因理念不相同,就這樣天各一方。直到一九七六年,我到美、加演唱後,與大舅母見面,一齊合照了一張相片,回港後我寄去中國給大舅父,他收到了相後也沒有回音。文化大革命之後幾年,大舅父得來香港與家人重聚,當時母親一家藉此大喜慶日子,一齊坐着話當年,之後,大舅父突然向我表示感謝!就是我寄了一張相片給他,令他多年的心煩事解鎖了。
原來相片中有一位葉叔叔是他的同學,當年兩人一齊追求大舅母,其後大舅母決定嫁給大舅父,葉叔叔一直沒有結婚,當大舅父見到葉叔叔在相片中,他釋懷了,有一位葉叔叔那樣好學問而又善良的人,照顧大舅母,他非常放心,因此,他感謝我寄他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