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老作有理 2020 年 12 月 01 日

林作

讀過哈羅公學、牛津、港大,是一位前大律師,可能是娛樂圈學歷最高嘅人,好認真咁滲透住濃濃嘅膠味同不可解釋嘅幽默。

簡約主義 達致高效率

「其實,你點解做嘢會放低個腦?想知你以前做大律師都係咁?」
這是我做得最出色的一位下線,今天問我的問題。認識我的人就知道,我想問題很簡單。我的生活方式,也很簡單,工作、見客、閱讀、踢足球、玩狗、陪女友和跟媽媽吵架。沒別的。
而我一直是一個簡約主義者,所有的事情,都必須從簡。一旦複雜,我就沒有辦法處理,然後失去注意力。留意,這不是指我是個頭腦簡單的人、不能處理複雜問題的人。我只是個希望一切簡單化,從而達致高效率的人。
我在香港慶幸有不同的前輩們指點,讓我在他們身上學習了許多。我發現,我最尊敬的幾位前輩,都有個共同點:很多時候,他們都是放低腦袋在做事的人。我的意思不是他們頭腦簡單。而是他們行動力十足,很少需要時間思前顧後。
我的大律師師傅之一是清洪,他做事從來都是直來直往,講起法律論點從來簡簡單單大道理,一聽就明白。

我一直是一個簡約主義者,所有的事情,都必須從簡。我在香港慶幸有不同的前輩們指點,讓我在他們身上學習了許多。

 


陶傑和我亦師亦友,私底下的他講話永遠簡單明瞭,沒有絲毫遲疑不決的感覺。
麥玲玲師傅就直頭大情大性,毫無修飾,想法直接大膽。
我在求學階段原本也是個思前顧後多、行動力不足的人。那麼我是甚麼時候改變的呢?牛津最後一年的時候。
那時,有個美國籍新晉哲學教授,負責幫我在最後學期準備哲學考試。每個禮拜我都要見他一兩面,交出我的論文writing plan,給他批改。我們上的是一對二的tutorial,就是導師輔導,每次我們都要將我們的計劃口述出來。
結果每次,他都跟我講:太複雜、太繁瑣,簡單點!
久而久之我就發現,連牛津大學哲學系教授,這種想東西根本就職業病太多的人,都跟你講簡單點的時候,你真的可以把腦袋放下,將簡單道理拿捏好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