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峰」「波」情未了馮素波 2020 年 11 月 28 日

馮素波

馮素波,三歲加入娛樂圈,今年七十六歲,伶歌影視工作皆涉獵,看盡圈中人事起落,繁華滄桑。

無怨無悔

自從父親破相後,得到各方面演藝界的朋友關照,除了拍特約角色之外,還有一個電影公司招考新星,邀請父親去當導師。金祥哥是父親的學生,他是哪一班的學生?我是不知道的,只記得從一九五九年我們首次深切的交談,認識過之後,便見他一直留在父親的身邊,直到現在,金祥哥已是八十六歲的長輩,我們一直很尊重他,視他為我們的兄長。
曾記得,我跟父親去尖沙咀金巴利道香檳大廈上課,課室在哪一層樓,我已忘記了,但記得一定是高層,因為父親在上課時,我曾無聊地向窗外望,以前尖沙咀沒有很多高樓,往下望是加連威老道,當年見到街上全部是帆布遮頂的攤位,每檔賣不同的貨品,電燈很光亮,比現在的女人街還要光亮和熱鬧。

波姐感激金祥哥對馮家付出的一切,和對父親的敬重。

 

金祥哥曾當過父親的副導演。

 


下課後,父親便會和十個學生一起逛加連威老道,我也跟着這班「明日之星」走,走着走着的……後來,就只見到過一位漂亮的女學生拍戲,其餘的學生在畢業後各散東西。
後來我回廣州讀書,一九五九年才回來香港,只見到金祥哥和另外兩個男生,每星期都來探父親一次。當時父親和高媽子住在九龍城的影城酒店,樓高四層,地下是餐廳,二、三樓是房間,四樓是天台,一部份作廚房用。雖然當年那麼困境,還有一個白衫黑褲的「蓮姐」跟着父親和高媽子。晚上,蓮姐睡在天台的,我到香港後睡在父親的房間外的走廊,有時睡醒就見到金祥哥坐在房門外,等父親起牀,他會交給蓮姐廿元或卅元去買餸和買米。
父親的生活真的很困苦,下午,父親會帶着我和金祥哥到獅子石道一間「香香餐廳」飲奶茶,父親就在此開始寫劇本,一直寫到晚飯時候才回影城酒店。
在天台,吃過晚飯後,大家又乘涼到大約十時多,父親和高媽子、金祥哥、我,有時還有一個年輕小伙子「丁羽」哥,一齊去吃雲吞麵。這是在國際戲院的橫巷,打着「竹篤篤」叫賣着的雲吞麵檔,當然,也只有金祥哥去結帳。
金祥哥每星期到佐敦「統一碼頭」,用壹毫子過香港,他乘渡輪的樓下,當時是壹毫子收費,到了香港中環後,他便步行回家。
金祥哥曾當過父親的副導演,後來他覺得轉做「場記」比較合適,因為他的中文根基好,寫字是個人的問題,副導演要講述太多,他自問口才未可應付。在我們家庭裏幾十年,直到父親去世後,我們還來往着,我感激他對我們馮家付出的一切,從來無怨無悔,對父親的敬重,在這世上,他的「好」已是絕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