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書寫人生 2018 年 05 月 17 日

蔡子強

時事評論員。寫了半生政治評論,自從某一個晚上開始,忽然領悟到人生應該還有一片更大的天空。

四九年後毛澤東再沒涉足北大

上星期談到,五四前夕國家主席習近平探訪北大,訓勉師生要他們成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生力軍。

北大創辦於一八九八年,起初名為京師大學堂,民國成立後才改名為北京大學,之後一直被視為中國最高學府,在一九一六年至一九二七年蔡元培任校長期間,推崇「思想自由原則、兼容並包」,為後世所津津樂道。一九四九年以前,北大的校慶日是十二月十七日,但在一九四九年之後,就改在五月四日。

所以,今次習近平是在北大校慶一百二十周年前夕訪校,也算是對該校的一個重要肯定。

如果說訪校代表一種重要肯定的話,那麼北大一大遺憾,或許就是一九四九年後毛澤東從未探訪過北大。毛澤東年輕時曾在北大當過圖書館助理員,但共和國成立後雖然定都北京,毛起居生活工作都於此,但卻竟然再沒有踏進北大半步,這也成了讓人議論紛紛的歷史謎團。

一九四九年後,毛與北大共發生過三次聯繫,但都只是書信上。

第一次是一九四九年,那是五四運動三十周年前幾天。當時「北京大學紀念五四籌備委員會」給毛寫信,邀請他回北大參加紀念活動,兩天後毛就親筆作覆:「四月廿八日的信收到。感謝你們的邀請。因為工作的原故,我不能到你們的會,請予原諒。慶祝北大的進步!」

第二次是同年年底。當時北大正準備校慶,用全體師生名義給毛寫信:「十二月十七日是北京大學第五十一周年校慶紀念日,為了慶祝這解放後的第一次校慶,我們準備在十七日上午舉行簡單的慶祝儀式,……我們熱烈地盼望您能在這一天回到學校裏來,給我們一點指示。……還有一件事要麻煩您的,最近我們要制新的校徽,想請您給寫『北京大學』四個字,希望您能答應我們。」信於十二月十二日發出,但因為毛早已於月初訪問莫斯科,同斯大林商談簽訂《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且要直到一九五○年三月四日才返京。於三月十七日,毛經中共中央辦公廳秘書室把親筆書寫的校徽題字「北京大學」發到了北大校長辦公室,但卻沒有提及回北大一行的事。

第三次,則是在此僅僅一個月後,為了慶祝五四運動三十一周年,北大再向毛寫信:「我們學校為了紀念五四,預備盛大慶祝,並舉行與五四運動有關的史料展覽,想請您給我們一幅題字,以增加展覽的價值……」同日,北大學生自治會也給毛寄去一信,請他為學生會刊物寫點文章。毛在收到這兩封信後第二天,即寫了如下題詞:「祝賀五四三十一周年團結起來為建設新中國而奮鬥」。隨後,又在四月二十八日給北大學生自治會回信:「四月二十日來信收到。叫我給你們的刊物寫點文章,我是高興的;可惜我近日頗忙,不能應命,請予原諒,敬祝進步。」

就此,毛澤東掌權後始終沒有再踏足北大半步,究竟是因為真的太忙,還是因為其他不同原因例如對年輕時自己在北大不太順心的際遇有所介懷﹖這也成了一歷史懸案。

#以上參考自北大政治學與行政管理系主任、教授蕭超然,在一九九七年第五期《北京大學學報》所發表,〈從圖書館助理員到共和國締造者〉一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