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封面故事 2018 年 04 月 29 日

覓地方案公眾諮詢開亂局 黃遠輝勢被萬箭穿心

香港寸金尺土覓地難,發展局牽頭成立的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本周四正式搞大龍鳳;擬拋出十八個土地供應方案,以街站做問卷等形式進行公眾諮詢,有關構思甫曝光已譁聲四起。

有學者直斥,街站做問卷的做法隨機性低,民調結果極可能受干擾,受訪者亦易被誤導,比起以往政府推行的發展計劃,諮詢方式和規模明顯不合比例。

這個由三十名官員及專家組成的土地供應專責小組,由「公職王」黃遠輝做主席,他坐上這個「三煞位」,主要是因為特首林鄭月娥力邀,然而他卻頻頻失言,有些更與林鄭提出的看法相左。例如近日「硬銷」公私營合作發展私人農地,便被批評有預設立場,影響諮詢成效。

政商界人士亦批評,小組提出的方案未經全盤考慮,草率諮詢變相是另類「公投」,以近乎「民粹」的思維左右本港未來的土地政策。據悉,政府內部亦擔心「開壞個局」,十分頭痕。

土地小組本周四擬就十八個土地供應選項進行公眾諮詢,收集意見的方法甫曝光已譁聲四起,身為主席的黃遠輝責無旁貸。

「一個咁富爭議性嘅課題,以一個咁民粹嘅方式諮詢,最有可能出現嘅結果,係各團體發動民意互隊,喧鬧之餘,建設性不足,想要做出成果,幾乎係不可能的任務。」一名政壇中人一語道破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土地小組)面對的困局。

根據政府的《2030+》研究報告,未來三十年本港需要四千八百公頃土地,但目前尚缺最少一千二百公頃用地,最嚴峻的是當中三分之二、即約八百公頃,急需於未來八年內覓得,否則樓宇短缺的問題會加劇。

土地小組歸納十八個能分別解決短、中、長期搵地難問題的選項,本周起展開為期五個月的公眾諮詢。然後根據諮詢結果,撰寫報告呈交給政府參考。

今次諮詢的結果將影響本港未來二、三十年的土地運用,但小組未開波已成為眾矢之的,當中爭議性最大的是諮詢方法。

據悉,小組擬在十八區設巡迴展覽會、舉行四場公眾諮詢會、電話隨機抽樣訪問、家訪做問卷,以及擺街站等方式收集意見,當中以擺街站最受非議。

身兼城規會委員的香港大學生物科學學院首席講師侯智恒指出,是次公眾諮詢對香港未來影響深遠,民調的隨機性必須提高。坊間有不少疑慮指,以擺街站收集意見,一旦持某一方意見的團體拉大隊到街站填寫問卷,民調結果便很易被干擾,製造假民意,「擺街站只能收集部分市民意見,好似在地鐵站口擺站,司機的意見就收集唔到;不同時段遇到的市民亦都唔同,民調易有既定的方向。」

他認為對比以往洪水橋發展,政府責成獨立小組研究,並舉行數場公聽會及諮詢,「規模比今次正規同大,今次唔合比例。」

由三十名官員及專家組成的土地小組,諮詢未開始已脫腳,勢開亂局。

 

諮詢倉卒公眾唔識揀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鍾劍華則認為,擺設街站作宣傳是無可厚非,有助加深市民對有關選項的了解,作出明智的選擇,但用作收集意見的話,隨機性令人質疑。

他續指,選項多達十八個,任何問卷方式也有難度,因為每個選項背後都有利與弊,以及技術問題,如果問卷提供的資料太少,市民可能在一知半解情況下揀錯;如果提供的資料太多,一般市民又未必能消化,甚至亂揀了事,影響民調的參考價值。「例如用電話民調,不能太阻受訪者時間,一般要在十多分鐘內完成,但十八項咁多,三言兩語點講得晒?如果要做詳細調查,就可能要家訪調查,但同樣要市民對問題有基本理解先得。」

總括而言,他認為該小組的公眾諮詢倉卒,事前未做足宣傳,便要市民「打天才波」做問卷,「小組無畀機會市民深入了解。講到尾,最重要係小組要清楚諮詢目的,為做而做未必有效果。」

據了解,有林鄭的愛將日前落區時,便被某立法會議員捉着質詢,「政府是否變相搞公投?」弄得林鄭愛將急急解釋這並非小組原意。此外,亦有地區政界人士批評:「以後如果有重大政治事件,係咪又可以用呢種公投方式解決?」有議員亦批評,「小組雖有三十名成員,幾乎日日開會,有時得六、七個出席都照開,個會好易被個別成員主導,失晒控。」

諮詢的公信性備受質疑,作為小組主席的黃遠輝責無旁貸,同時他多番言論亦令人關注其中立性。例如他重提公私營合作方案,建議由政府投資在新界私人農地鋪橋搭路,作為誘因吸引發展商將名下的農地統一規劃發展,為免引起「官商勾結」的疑慮,他建議政府跟發展商定協議,「投資起路的錢,用來換取發展商興建同等價值的資助及公共房屋。」

但有商界中人認為,黃遠輝的建議低估問題,「如果可以咁做就唔使有呢個小組,當年坊間拋過改建滘西洲高爾夫球場起屋等方案,但政府一句交通配套不足就叫停,政府一早可以畀錢起條路或橋,今日可能樓都起好。」

小組建議在屯門龍鼓灘等五個選址填海共六百公頃,提供七萬五千個住宅單位,該構思其實早在一一年已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