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新聞專題 2018 年 03 月 10 日

無懼資源匱乏 無名英雄留守公院

最新出爐的《預算案》重點揼水發展創科,一時間科研變成炙手可熱的行業。但之前這行業未被注視、資源匱乏的時候,已有一批年輕精英,孜孜不倦在研究路上掏心掏肺,當中生物科研業更人才輩出,屢有突破。

有埋首研究青光眼的眼科及視學科學學系教授,以不足四十歲之齡躋身教授之列,也有二十五歲便獲中文大學破格取錄為化學病理學系助理教授的精英,亦有公共衞生及基層醫療學院教授,獲頒被喻為「生命諾貝爾」的「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這些四十出頭的生力軍,未有因私院人工比公院高而出走,反而堅守公院陣地鑽研新技術,為病人對抗病魔的防守版圖拓闊疆界,是醫界的無名英雄。

三位四十出頭的年輕學者,右起梁啟信、趙慧君及黃至生,在各自的專業裏屢創佳績,默默耕耘,為病人謀福祉。

「我不是發夢的人。」中文大學醫學院助理院長(研究)、化學病理學系教授趙慧君說。她師承盧煜明,對方是為人熟悉的港產科學家,一位使眾多孕婦免於抽羊水之苦,開創無創傷性產前檢查先河的醫研界巨人。趙慧君加入盧煜明團隊初期,亦曾被旁人潑冷水,「外國學者話嘥氣!」

懶理冷嘲熱諷,團隊幾年間做出成績來,其中無創產檢技術已獲逾百城市採用,令抽羊水檢查個案減少四成,「少到不夠個案給醫科生練習抽羊水。」

其團隊專門研究分子診斷,是一門非常精細的學問,「一個細胞有四十六條染色體,扯開還有三十億粒基因位置,而患有遺傳病的人只有其中一粒有問題。」要找出這一粒基因,如同大海撈針,但他們做到了,「投稿到學術期刊已獲接納!很令人鼓舞!」如能拓展至基因應用領域,意味無創產檢不只能驗出染色體病如唐氏綜合症,還能驗出單基因遺傳病如地中海貧血等,徹底改寫產檢的歷史。

不只產檢,他們亦把技術應用至發展癌症早期診斷。以往病人要抽組織化驗,才知有否患癌,「現在研究透過血漿裏的基因檢測鼻咽癌已十分成功,即使(癌細胞)只得一毫米都可以測到。」她形容,這時候就似「割粒癦咁簡單」,「令市民可及早發現,痊癒和壽命時間是兩個世界!」

創科行業未成為重點扶助行業前,科研資助買少見少,醫學研發的學者三軍未動,先要為經費奔波。

 

撰寫未來醫學

做研究「燒錢」驚人,首要工作是申請資助,「計劃書寫得好是基本要求,人人都寫得好好。」她打趣說,要在眾多計劃書中脫穎而出,關鍵在於「要深入淺出之餘,又要講得夠超時空高端,但又不可以離地,又要可行!」前後矛盾得來,又似言之有物的評分準則,她說完也忍俊不禁大笑起來。

致力研究如何透過血液,窺視全身器官機能,這份堅持緣於實習時一個難忘經歷,「在內科病房實習,當夜班,有病人緊急到我要在(車立)口接他,推上來已面紫,立即做心肺復甦。」惜已返魂乏術,拉開牀簾只見病人太太和兩女異常鎮定,因為那是哭都不能解決的事實。那刻,趙慧君才明白每個病人都是別人的家人,而不是一堆數字。

她說:「入行並非幻想拯救世界,只想把科學廣泛應用,幫到更多人及家庭。」她在本科畢業兩年後,獲校方破格取錄為化學病理學系的助理教授,當時她僅二十五歲,三十八歲已擢升為講座教授。無論年齡抑或性別,也從未為她在醫研界設限,盼有朝一日血漿基因檢驗能普及化,「未必要求有生之年看到,只希望為做呢類研究的人鋪好路。」為醫學史撰寫新章節。

趙慧君跟隨師傅盧煜明,在無創性產前診斷的研究突破連連,如今抽羊水的個案大幅減少四成,讓準媽媽免冒流產的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