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封面故事 2017 年 12 月 10 日

再爆體壇性侵醜聞 武術代表 5年慘痛屈辱

美國前體操奧運金牌選手馬朗妮,早前公開曾被軍醫連續七年性侵,並呼籲其他仍在啞忍的受害者站出來,事件撼動全球體壇。上周五,有「欄后」綽號的田徑港隊代表呂麗瑤,便響應馬朗妮的「#metoo」(我也是)呼籲,爆出十年前被前教練性侵的不幸遭遇。

呂麗瑤的勇敢行徑不但獲得市民支持,也觸動了一名曾有類同遭遇的前武術港隊代表的心靈。現年十七歲的她,向本刊親述十二歲時被總教練非禮的難以磨滅經歷;而更令她感到屈辱的是,即使當年鼓起勇氣揭露事件,非但未能把對方繩之於法,更換來在隊中不斷被打壓和排擠,終使其武術運動生涯畫上句號。

她強調今次再站出來,最重要是讓社會知道,體壇性侵事件一直存在,並希望體育界能認真正視問題,及早彌補現時制度上對運動員保護不足的地方。

此外,逾七十名香港精英運動員周日晚發起聯署聲明,促請政府和各體育部門就事件作出具體行動,保障運動員的安全,竭力阻止性侵尤其兒童性侵在體壇發生。

本刊要求阿欣手持「#metoo」紙牌拍照,她特意加多一句「Do Sth To Stop It」(做些事制止同類事)。阿欣解釋,她今次再站出來不只是讓人知道自己是受害者,還希望社會做一些事情,去改變現時不足的制度,阻止性侵事件再發生。

「好多謝呂麗瑤這份勇氣,她走出來說一句,事情終於受到關注,好過我說一千句,都沒有人理會。」前港隊武術代表阿欣(化名)說。

五年前十二歲的她,是香港武術少年代表隊成員,由於比賽成績優異,不但獲香港體育學院重點栽培,更被視為香港武術界明日之星。惟一二年體院聘請了一位內地男總教練後,其運動員生涯卻從此改寫。

阿欣憶述:「他到任初期沒有異樣,但半年後開始對女隊員特別熱情,一般總教練很少會落手落腳指導學員動作,他卻每每親身處理。試過被他掃大腿內側、捉摸小腿,甚至從後托着臀部,感覺極差。那刻有點不知所措,很想避開,但他是總教練,覺得不能推開他,更加不敢告知其他人。」

其後阿欣甚至目擊有人對其他女隊員做出更離譜行為,「有女隊員練習『弓字馬』時,有人要求其馬步再坐低一點,但一邊說卻一邊將自己身體從後緊貼地壓着該女隊員;又見過有人突然伸出雙手,從女隊員身後托其雙腋,手掌觸及對方胸部。」

由於情況愈來愈過分,隊員之間不時私下議論,部分男隊員操練時,每當見到總教練出現,更會用手做出胸襲動作,提醒女隊友小心。

曾遭受非禮的阿欣坦言,告發事件後反被教練針對及隊友離棄,其實更為難受。右圖為當年阿欣與隊友在體院接受訓練的情況。

 

十多名女隊員受害

阿欣透露當時約有十多名女隊員表示曾被毛手毛腳,她決定鼓起勇氣告知父母,父母有感事態嚴重,遂在一三年初聯同十多名家長聯署一份聲明,要求香港武術聯會及體育學院徹查,確保他們的子女在安全環境下受訓。

「那個人真的有做過那些事,而且受害者不止我一個,當時相信只要凝聚力量,就可以將他繩之於法,父母亦支持我向警方求助。沒料在正式報案之前,其他受害女隊員一個又一個縮沙,最終只剩下我和另一位年紀較大的女隊員,在家長陪同下到警署落口供。」

決定報案一刻,阿欣坦言已有心理準備,或會影響自己在武術運動上的發展,但得知警方展開調查後,該總教練即時被體院停職,令她相信做了正確的事。

可是警方調查數個月後,因為大部分隊員拒絕作證,體院又聲稱沒有閉路電視拍攝到武術隊的練習情況,沒有足夠證據作出起訴;而涉案總教練甩身後,亦即時復職。自此,阿欣在武術隊的生活,便起了一百八十度變化。

「那時我好像患了傳染病般,每個人都對我避之則吉。以往相熟的隊友避開我,教練對我的態度不是冷冷淡淡,就是呼呼喝喝,一時說我練習不專心,一時又說動作做得差,要從基本動作練起,總之我連呼吸都是錯!後來追問本來感情要好的隊友,才得悉有人曾向她們施展下馬威,暗示要大家疏遠我。」

事件中跟阿欣一起報案的隊員,就是頂不住被杯葛及冷言對待而提早離隊,剩下她一個更加孤單,「但我堅持不退隊,因為我要所有人知道,錯的不是我。不過,那段單打獨鬥日子,極不好受,那件事(非禮)雖難受,但之後面對一連串打壓、杯葛、剝奪出賽機會的遭遇,其實更加難受。」

香港武術隊一直成績斐然,是體院重點推動的運動項目之一。圖為武術代表隊在一二年參加第四屆世界青少年武術錦標賽時合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