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封面故事 2017 年 11 月 12 日

曾蔭權傾家盪產打官司 神隱保釋生活揭秘

前行政長官曾蔭權自一二年卸任後,五年來一直受涉貪官司折騰。其中一項「行政長官接受利益」的控罪,因為今年二月原審時,陪審團未能達成壓倒性判決,九月重審。經過廿五日的聆訊,陪審團仍未能得出大比數裁決,律政司本周一決定放棄重審,暫停有關該條控罪的司法程序。

決定為曾蔭權換來暫時的喘息空間,他步出法院時未有發表講話,但神態已較上周法庭宣布解散陪審團時輕鬆不少。然而,漫長的官司仍纏繞不絕,事關他就一項「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成判決排期進行上訴,一旦翻案不成,仍需入獄完成役期。

一宗雄濤廣播發牌申請、一個深圳豪宅單位,加上一次裝修工程,令昔日高高在上的曾蔭權身陷囹圄,更為打官司蒸發近三千萬身家。

份屬「曾朋友」的時任雄濤廣播主席鄭經翰,是整宗風波的始作俑者。據曾的身邊友人透露,曾蔭權獲准保釋上訴期間,只靠信仰支撐意志,平日深居簡出,案件至今未完結,卻已令他千金散盡、心力交瘁,這種煎熬,實不足外人道。

經過二十五日審訊,律政司本周一決定不再就「行政長官接受利益」罪申請重審,曾蔭權及其家人神情比解散陪審團時從容不少。

前行政長官曾蔭權被控「行政長官接受利益」,本周一有突破性進展。未正式開庭前,控方以書面通知曾蔭權,決定放棄就此一條控罪申請重審。主控官要求將相關控罪存檔,保留相關的控罪書,除非有新證據,或者曾蔭權另一項「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的上訴有裁決,才考慮展開進一步司法程序。站在犯人欄的七十三歲曾蔭權緊握雙拳閉上眼,聆聽主控官的說話,直至曾蔭權的代表律師發言,他才打開雙眼。

法官陳慶偉隨即頒令,除非法庭指示,否則暫不會展開司法程序。訟費方面,主控官指出,曾蔭權於電台節目及立法會上表示,會全面配合調查,但接受廉署問話時卻保持緘默,主控官認為曾蔭權的態度未算合作,要納稅人支付訟費說不過去,加上他其中一項「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成,故控方建議本案原審時的三分之一訟費,由曾蔭權支付。法官決定待辯方律師本周五書面回應後,才決定訟費安排。

曾蔭權夫婦在離開法庭時神情肅穆,沒有發表講話,亦沒有回應記者的提問。但上庭前,一名熱心市民向他握手表示支持,他就展露久違的笑容。

這宗世紀大案審訊長路漫漫,磨滅人的精神及意志。單是今年,曾蔭權在短短十個月內,已經歷被判罪成、鋃鐺入獄、保釋、上訴、重審的煎熬,消息人士透露,這一年他承受沉重的精神壓力,「官司纏身初期,佢仍相信能夠還自己清白。但後來被判入獄對佢打擊好大,到之後獲准保釋,佢為可暫時重獲自由一度雀躍過,但之後再面臨審訊,再次憂心忡忡。」

事實上,他近期在公開場合的神態舉止,以及在傳媒專訪的言論,大概也能窺視到他的心路歷程變化。今年二月,他在原審裁決前夕堅定地表示:「我係會信香港人」,惜港人組成的陪審團,最終以八比一裁定一項「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名成立,另一項「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名則不成立,而「行政長官接受利益」罪名未達成大比數裁決。五日後,他被判入獄廿個月,不准緩刑。

雄濤廣播於二O一一年獲得數碼廣播牌照,曾蔭權被指在處理其牌照申請時,未有申報租住雄濤大股東黃楚標(前左二)名下深圳豪宅。

 

東海花園疑轉租富商

經歷六十三日的鐵窗歲月後,今年四月他保釋上訴,暫時重獲自由。步出羈留室一刻,滿頭花白的曾蔭權仍強調:「我一生人都係信香港人。」面對人生浩劫,曾蔭權賴以信仰走過逆境,故保釋期間他最常露面的地方是所屬的堅道聖母無原罪主教座堂,幾乎每周都到該堂禱告。

暫時重獲自由的曾蔭權,出獄後將心思都託付於信仰,積極參與天主教活動,跟教徒分享在囚期間的點滴,亦曾出席新任楊鳴章樞機的履任祈福彌撒,其餘日子則鮮有在公眾場合露面。但他早前接受本刊專訪時透露,在囚期間讓他有機會更深入認識信仰,找到心靈寄託,「歷史會對你有交代,上帝會判斷你o岩定唔o岩,良心清楚就得。」

昔日高高在上的特首,一度淪為階下囚。份屬曾蔭權好友的時任雄濤廣播主席鄭經翰直認是「始作俑者」,鄭經翰與雄濤廣播大股東黃楚標開台後,有傳意見不合。曾向廉署舉報曾蔭權涉貪的社民連前主席陶君行曾在網上電台自爆,是鄭經翰「教路」報案,將黃楚標租屋予曾蔭權的事公諸天下,目的是試圖「煮死」黃楚標,沒料竟誤中副車害了曾蔭權。

鄭經翰事後否認陶君行的講法,批評陶「含血噴人」。但講到曾蔭權所受的牢獄之苦,鄭經翰卻聲稱感自責、難過及內疚,「如果當年封咪後,乖乖哋做個順民,唔去搞電台,就唔會有呢件事啦!」他又指如果早知今日,當初絕不會搞數碼電台,況且電台最終亦倒閉收場。

今次控方指,曾蔭權卸任前租下黃楚標名下的深圳東海花園共三層、總面積達六千七百方呎的豪宅單位,黃楚標其後自掏三百五十萬元豪裝單位,被指涉嫌換取曾蔭權「傾向優待」雄濤的發牌申請。

鄭經翰自言一向「眼淺」,曾為此事流淚。不過,深陷囹圄的曾蔭權更反過來安慰他。「我好相信曾蔭權嘅人格,佢唔係貪心嘅人。」曾蔭權保釋期間,兩人亦曾見面,「近排一直都有慰問佢,同佢食過飯。」鄭說。

案中的第一「證物」東海花園頂層三層式豪宅,有傳黃楚標名下公司曾以暗盤方式放售,盛傳叫價逾五千萬人民幣。但據悉,有關單位至今仍未易主,仍屬黃楚標名下公司。上周六本刊記者到該屋苑視察,發現涉案單位部分房間白晝及晚上也燈火通明,似有人入住的迹象,有傳是內地富商租住。地產代理坦言,單位捲入政治事件,拒絕安排香港人睇樓。

經過五年官司的煎熬,曾蔭權最珍惜與家人相處的時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