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門裏門外 2017 年 10 月 12 日

楊立門

楊立門,服務香港政府三十多年,曾任發展局及民政事務局常任秘書長,於二○一五年七月退休。現在寄情歌唱及寫作。

司法獨立

界經濟論壇發表二○一七年全球競爭力報告,香港的排名升了幾級,排名第六,但司法獨立的評分卻連續兩年下至第十三位。政府當然一口否認,而反對派也是一如所料地說:「活該!」。我翻查過這報告,不見有關香港的司法狀況有多少着墨,相信是評級人員受到最近幾宗法庭對有關佔中分子的裁判所影響。不過,我們的評分仍高於亞洲一眾先進經濟體(日本第十九位;新加坡第十六位和南韓第二十六位),只是遜於澳洲的第八位。這個排名比歐洲很多家如法國、德國、奧地利等還要高。

我相信,在政府有多年工作經驗的人都曾經暗自感慨過,香港的司法制度,真的太獨立了。香港沒有實名的三權分立,但實際上政府、立法和司法運作得非常獨立。政府不但在行動上不敢干預司法運作,更極力避免作出任何給人這種觀感的行為。有工作熱誠,希望施政有果效的公職人員,會覺得來自司法制度的箝制太大,法庭對很多犯法的人往往「從輕法落」。因此,公職人員在執法和檢控工作上耗費了的大量人力物力,變了徒勞,亦削弱了法例的阻嚇作用。不少公務員私下對人感歎,法官大人們的判決「堅離地」,讓人懷疑他們是否居住在香港的。

以我一己的經驗來說,法庭對那些經營無牌旅館,和在公眾地方放置雜物阻塞通道的商舖,判刑太寬鬆,往往只罰一千幾百,遠低於法例所列的最高刑罰。那些違規的業者大可以把罰款看成是經常開支,繼續安心地圖利。法庭可以對各行各業辛苦經營的小企業特別同情,但後果可以很嚴重。試想,無牌旅館都是以劏房模式在多層大廈內經營,消防設備和走火通道都沒規管,發生火警的話,後果可想而知。當時的民政事務局唯一可以嘗試「影響」法庭的途徑,是去信司法政務長,力陳量刑太輕所帶來的問題,但從來沒有收到任何回音,只見法庭的判罰準則一如既往地寬鬆。儘管如此,公務員也不會心存怨憤,因為司法獨立是香港管治制度的圭皋,他們都深明此理。

其實香港的司法獨立,還靠兩條設於行政機關內的支柱維持着的。較為人熟悉的是律政司內的刑事檢控專員,他就任何案件提出檢控與否,是其上司律政司長,甚至行政長官所不能干預的。對此,或許有個別人會作出質疑,但另一條支柱—法律援助—的公眾可信性更高。我深信不疑,因為我在民政局工作時,就是法律援助署署長的頂頭上司。法援署在架構上雖隸屬民政局,但我和局長從來沒過問任何申請法援的個案。眾所周知,不少申請人是衝着政府而來的,但只要他們能符合一些基本和客觀條件,是很少不獲批的。

 

 

原來在司法獨立排名榜上緊隨我們的新加坡,是沒有這個法援制度的。我曾和一些新加坡對口當局的人員談及我們的制度,他們都嘖嘖稱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