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娛樂放題  > 留星語 2017 年 06 月 18 日

唯有孽随身 韋家雄

「如是因,如是果,昨日因結成今日果,任何力量都改變唔到……」

韋家雄哥哥韋家輝於○三年拍《大隻佬》時,片中劉德華跟自己的惡念如是說。

凡塵世事千絲萬縷,因與果,都是源自那一念天堂、一念地獄。韋家雄自己也很相信這套,尤其是廿年前父親離世時,更讓他體會至深。「我爸爸喺我十歲時,拋妻棄子,有咗另一頭住家,佢嗰陣時係塑膠廠老闆。到佢入醫院臨終前,佢要揸的士搵食,因為糖尿病,盲咗又鋸咗對腳,好痛苦!嗰陣我同我阿哥去探佢時,已經完全唔認得佢。」

那個時候,他正因為《真情》「大力」一角,人氣急升;韋家輝亦早已是著名編劇。「如果我爸爸當年唔係拋妻棄子,我哋幾個兄弟姊妹同阿媽就唔會咁窮,我就唔會咁早出嚟做嘢,唔會識到帶我入行做打燈、攝影嘅朋友,亦都唔會去考亞視藝訓班;我哥哥就唔會去停車場做賣飛、送汽水,唔會夜晚無聊打開報紙,見到編劇訓練班招生,走咗去做編劇,然後就唔會有《新紮師兄》、《義不容情》同《大時代》!

「正如我爸爸當年唔係咁絕情,唔肯畀阿叔(韋建邦)喺工廠做啤工,我阿叔之後就唔會搞《龍虎豹》呢本書,所有歷史都會改寫晒!」

因為失去過,所以學懂甚麼叫珍惜;因為貧窮過,所以明白甚麼叫謙卑;更因為親眼見證過報應和因果,所以,快將五十二歲的韋家雄很清楚當下應該要做個怎麼樣的人——這一切,同樣源自那一念。

 

何謂凍?

近日一個非牟利創作計劃《夢者舞台DStage》,找來了韋家雄的人生經歷作為藍本,拍攝微電影。事實上,他的成長或是演藝歷程,的確夠晒「人生如戲」。「如果畀我揀拍我邊段人生,我會揀我嘅童年時代。」

他的父親是塑膠廠老闆,一家六口原住華富邨,有私家車出入,但在他十歲時,父親卻跟另一個女人遠走高飛,頭也不回,家庭經濟直插谷底,貧窮得在他讀小六、十一歲時,已開始要當非法童工,每朝上學前到酒樓賣點心幫補家計。

「嗰陣朝朝早凌晨三點,我就要由(紅磡)山谷邨行半個鐘去土瓜灣酒樓返工。屋企窮到,冬天我有件絨校褸着已經好好,但件褸開胸嘅,行去酒樓嗰半個鐘,真係抵唔到凍,如果好彩嘅,一落樓喺街執到啲報紙,我就會搓軟佢塞入衫裏面,真係保到暖o架!」

母親要獨力撫養四兄弟姊妹,生活逼人,教仔女只能靠打和鬧。「十七、八歲時,我都係瞓緊地下,冇牀;有時寧願夜晚去公園瞓長櫈,都唔想返屋企,冬天嗰陣,我都係執啲報紙捲住自己保暖。所以,你問我知唔知點做好凍嘅戲,點謂之『凍』,我可以話你聽,我真係知!」

 

 

點認啫?

雖然生活清貧,猶幸四兄弟姊妹長大後,也各自找到了出路,哥哥韋家輝成為了編劇;妹妹韋家華則投身了電視幕後工作;而韋家雄自己,則於八九年修讀亞視藝員訓練班入行,當了好幾年閒角,才於九四年獲其時任亞視監製的戚其義賞識,讓他在《戲王之王》中,跟呂頌賢和江華齊齊孭重飛。

「後來阿戚(戚其義)去咗TVB,有次喺超級市場撞到,佢就引薦咗我入去。」兩年後,高層曾勵珍找他加入《真情》,飾演「大力」,令他正式入屋。

而就在這時,他收到了父親那個情婦的電話。「佢話我哋知,阿爸入咗醫院,叫我哋去睇佢。我同阿哥去到醫院,先知佢因為糖尿病,盲咗一段時間,對腳已經截咗肢。

「我唔覺得嗰邊屋企對佢好好囉,佢本來係塑膠廠老闆,乜嘢環境先要去到揸的士搵食呢?我哋去咗兩、三次,係最後一次,佢要走,先第一次見到嗰啲所謂嘅細佬,後來佢哋想認番我哋做幾兄弟o架,但點認啫?都冇感情!做朋友就得,唔通即刻喊晒嗌『細佬』咁咩?劇本都寫唔到出嚟,觀眾會鬧o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