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新聞專題 2017 年 05 月 20 日

疑似「鄧桂思翻版」 家屬控訴公院開藥制度僵化

四十三歲「好媽媽」鄧桂思換肝個案引起全城關注,上周更出現戲劇性發展,兩名負責治療她腎病的聯合醫院醫生,被揭漏開藥,疑是鄧肝臟急性衰竭的禍因。

本刊調查發現,早在○七年已有同樣醫腎病變傷肝的個案,事主最終不治,投訴亦難討回真相。也有要服食標靶藥的癌症病人,質疑院方開漏處方藥單,本刊介入發現涉事醫生是按本子辦事,但制度僵化,家屬為爭取藥單折騰約一個月,病人終病逝。

種種個案均顯示,公院開藥制度存有三大弊病,包括開藥的電腦系統,提示功能未能清晰易明,有醫生說:「太多訊息,睇到眼花,可能忽略重要資訊。」;藥劑師未能發揮核對及監察的角色;特定藥物設有權限,只有某個部門或某職級醫生才能開處方,其他醫生要額外審批才能開藥,手續瑣碎容易遺忘。

因前列腺癌病逝的馮伯,其遺孀質疑聯合醫院漏開處方,她講起亡夫即泣不成聲。

鄧桂思換肝手術一波三折,最近更被揭發是一宗醫療失誤。她去年被確診患甲型免疫球蛋白腎病,一直由聯合醫院跟進,今年初一名腎科副顧問醫生,決定向她處方高劑量類固醇,據了解開藥的電腦系統當時兩度彈出提示,指鄧是乙肝病人,若處方高劑量類固醇,需要同時處方抗病毒藥物「恩替卡韋」,以抑制病人體內的乙肝病毒,保護肝臟健康。

惟該名醫生未有為意,疑漏開「恩替卡韋」。約一個月後,鄧桂思覆診由另一名腎科副顧問醫生主理,決定調低類固醇用量藥,但疑同樣未有為意開藥系統的提示。

直至四月,鄧桂思出現黃疸及出血傾向,送入該院急症室,始發現有急性肝炎,隨後幾日,肝功能未有改善,於四月五日被轉送瑪麗醫院進行肝臟移植評估。瑪麗的移植團隊細心覆核其病歷時,才揭發聯合醫院兩名醫生漏開藥,疑是鄧桂思由腎病變成肝衰竭的元兇。

然而,鄧桂思被漏開藥的個案可能只是冰山一角。早於○七年已出現類似個案,乙肝帶菌者蔡文超,最初與鄧桂思一樣患腎病到伊利沙伯醫院求診。其主診醫生處方高劑量類固醇及免疫力抑制劑,卻未有處方「恩替卡韋」的舊版本藥物。後來蔡肝不適,向私家醫生求診始揭發公院醫生疑開漏藥,惟院方仍未即時補開藥,○九年僅四十二歲的蔡文超病逝。

家屬一二年向醫委會投訴涉案醫生黃浩聲,醫委會今年裁定投訴不成立。聆訊過程中,黃浩聲雖然承認知悉蔡文超為乙肝帶菌者,但因為公立醫院當時沒有相關用藥指引,故他沒有處方預防性的抗病毒藥物。由於他依足程序開藥,加上醫委會認為他當時的判斷及做法,與其他腎科專科醫生相同,最後裁決黃浩聲並無失德。

聯合醫院漏開藥風波發生後,被揭發疑似「鄧桂思翻版」也不少。

 

同類個案申訴難成

蔡文超是家中孻仔,離世至今已八年,但蔡母和胞姐現在憶起事情仍哭成淚人。蔡文超胞姊蔡麗貞稱,父親因弟弟離世一度患情緒病,要食抗抑鬱藥,如今更患腦退化病;母親也曾爆血管,現行動不便。她批評,就其弟的裁決是「醫委會的恥辱」,更擔心此案會成為案例,影響其他乙肝病人在同類研訊的裁決結果,鄧桂思日後要追究醫生責任也可能難成事。

蔡家為免再有同類病人投訴無門,即使知道提出司法覆核的期限已過,仍決定入稟,向法院申請酌情權,覆核蔡文超的個案。

醫管局表示,由於家屬擬採取進一步法律行動,局方現階段不作回應。據了解,局方事後向蔡文超的家屬作出賠償,但拒絕承認責任和道歉,並於一五年起因應蔡文超個案引入指引,要求醫生向乙肝病人處方高劑量類固醇時,要同時處方預防性抗病毒藥物。

兩宗個案均揭露,公院醫生開藥時疑粗心大意,同時亦反映開藥制度存有漏洞。首先是電腦系統的提示制度已失去提醒的意義,不少醫生當提示無到。

有公院醫生坦言,任何醫療事故,負責的醫生都責無旁貸,但倘若電腦系統能設計得用家友善(user friendly)一點,能有效降低失誤的機會,但該個提示系統因為資訊太多,令人眼花撩亂,容易忽略重要資訊。「每次打開都有大堆提示彈出來,未留意到真正重要的提示,可以設計得簡潔一點。」他說。

另外,有公院醫生認為,藥劑師在今次事件中未有發揮覆核及把關的角色,「根據機制,藥劑師配藥時都會留意病人的病歷,幫吓眼睇醫生有無疏忽,但今次好少人提到藥劑師的責任,院方要檢討配藥的覆核制度有無改善之處。」

聯合醫院承認漏開抗病毒藥物給鄧桂思,行政總監徐德義(右)、內科及老人科部門主管龔金毅(左)鞠躬道歉。

 

蔡文超母親(左)和胞姐憶述事件,痛斥醫管局和醫委會沒盡監察責任,令漏開藥事件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