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時事速報 2017 年 04 月 18 日

與母同行抗抑鬱 「我問心無愧」

天增歲月人增壽,隨着人年紀愈大,病痛會隨之而來,更甚者還會影響情緒。根據統計,全港每十個長者,就有一個有抑鬱症狀,而今次的主角袁玉娥(娥姐),就跟患抑鬱症的母親搏鬥十年,但從沒放棄,她的經歷,足可勉勵同路人。

已退休的娥姐曾照顧患抑鬱症的母親長達十年,箇中辛酸和經歷不足為外人道。

相約退休公務員娥姐到位於將軍澳的靈實長者地區服務中心,她滿面笑容地說起她近來做義工的體驗。「三月參加咗基督教靈實協會參與的賽馬會樂齡同行計劃,最近去咗擺街站,幫長者量血壓同做問卷,了解佢哋有無抑鬱症狀。」

賽馬會樂齡同行計劃早前舉辦啟動禮,娥姐和基督教靈實協會的葉姑娘都有現身支持。

 

與母困獸鬥

娥姐口中的計劃,由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捐助,夥拍香港大學及六間社福機構合辦,而她正接受培訓成為「樂齡之友」,擔當計劃的大使,「每個星期一要上四個鐘堂,學點樣幫抑鬱長者。」她續說。

如此神心,事關娥姐亦是半個過來人。二千年,她七十九歲的母親中風入院,並確診患有抑鬱症。「聽到抑鬱症三個字,完全無概念,後來先知阿媽成日發脾氣,以前好鍾意種花、去旅行,突然無晒興趣,呢啲都係症狀之一。」雖然與母親同住,但若非醫生告訴娥姐,她仍懵然不知。

上有兩名兄長,下有一個弟弟的娥姐,決定獨力照顧母親,○一年更提早退休,做個全職護老者。「○五年佢又確診患認知障礙症,日日照顧佢,又攰又花心力,基本上斷晒正常社交,好似同阿媽一齊坐監一樣,困獸鬥。」

照顧病母,箇中困難難以筆墨形容,永遠有苦自己知,「有次阿媽入院,好擔心只識得喊,唔知可以點幫阿媽。」而最叫她痛心的,是母親的冷言冷語,「佢唔肯食藥,話我畀毒藥佢食,又同人講話我害佢,對佢唔好。」她嘆了口氣道。

經社工和醫生的開解,娥姐方知道這是抑鬱症病人的情緒投射,「正如一個人返工有壓力,都會傾向發洩落最親嘅人身上,雖然阿媽講嘢吓吓都針對我,但其實唔係話緊我。」

不過,母親的指摘卻輾轉傳到親戚耳中,令她飽受壓力,「佢哋唔了解抑鬱係咩一回事,就責怪我做乜對阿媽唔好。」

娥姐(後排左三)照顧病母(中排右二)期間,曾遭親人冷言相待,令她飽受壓力。

 

自從全職照顧母親(中)後,娥姐跟她的關係反而比以往更親密,有時母親更會教她唱兒歌。

 

幫忙教育大眾

責怪事小,幫倒忙卻事大。娥姐續說:「有啲人想幫手,就勸阿媽食藥,叫佢聽阿囡話,但阿媽一直覺得我毒害佢,佢哋咁講只會令我同阿媽愈鬧愈僵。」

既要照顧事事與她作對的母親,又要面對親人的指摘,娥姐裏外受敵,但通通只能死忍,直至有日久居美國的大哥回港,召開家庭會議,才為她打下強心針。「親戚、阿媽同四兄弟姊妹一齊食飯,阿哥劈頭就話百分百支持我,話我其實對阿媽好好。」大家三口六面說清楚,誤會才得以平息,令她鬆了一口氣。

如是者,娥姐照顧了母親十年,到一○年母親離世,「呢十年就好似喺黑洞坐監,捱到個人好憔悴,阿媽過身之後,我出到旺角,見到咁多人,即時成個人震晒,好驚。」這一幕就像早前熱播的劇集《致命復活》中,主角逃出荒島後的經歷一樣,可見她為了母親作出的犧牲,非常人能道,「但我無後悔,亦問心無愧,對得住阿媽。」她放眼遠望,像在告訴天國的母親。

不過,那段日子,她深感很多人都跟她的親友一樣,對抑鬱症並不了解,於是自一一年起投身做義工,「之前經常打電話慰問長者,到參加咗樂齡計劃,先開始正式有系統地了解呢個病。」

她指,完成一百小時的培訓後,她將會參與家訪,幫忙開解其他患抑鬱症的長者,「教佢哋積極面對人生,人生就好似一張白紙,只着眼紙上嘅小黑點,只會鑽牛角尖,但最緊要都係要有同理心,代入佢哋去諗嘢,而唔係一味同病人對着幹。」這也許是她那十年來的最大體會。

近年娥姐積極裝備自己,學習如何照顧和開解有情緒問題的長者。

 

抑鬱九大症狀

基督教靈實協會靈實長者地區服務計劃經理葉雅詩指賽馬會樂齡同行計劃,現在葵青、深水埗、觀塘及將軍澳四個長者人口較高的試點地區推行,希望及早發掘及幫助區內有抑鬱症狀的長者。

她續指抑鬱症普遍有九大症狀,包括情緒大起大落、對生活失去興趣、體重暴升暴跌、睡眠不足或過多、常感疲倦乏力、集中力不足、有自殺傾向、行為異常,以及對自我價值低下。「若在最近兩星期內,有包括頭兩樣在內,超過五項症狀,就有風險。」她指計劃會透過擺街站做問卷,以及跟醫院及前線組織合作,當發現個案便立即轉介。

香港賽馬會慈善事務部主管陳載英則指,長者面對生活壓力、身體機能衰退、社交活動減少等問題,會較易受情緒困擾,甚至患上抑鬱症。「計劃希望透過探訪、預防和及早介入等社區支援,減低長者患抑鬱症的風險,並紓緩他們受抑鬱症的影響,提升抗逆力。」

葉雅詩指計劃會將有抑鬱症狀的長者分成三級,按病情安排不同方面的治療,對症下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