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新聞專題 2017 年 03 月 18 日

美食車泡沫爆破  檔主搞新招吊命

美食車先導計劃開展近兩個月,蜜月期已過,首批投入市場的美食車,在多個停泊區「拍烏蠅」,生意慘烈。

當中,中環海濱被喻為「終極死場」,令車主聞風喪膽,有經營者索性把車送入廠,休業一星期至周末才落場,蝕少當賺。亦有人積極進攻,被分派到中環的豪園小食,以「一蚊雞翼」作招徠,成功吸引大批上班族幫襯。同時,還撈埋到會生意,接「柯打」送外賣到附近公司,幫補收入。

據悉,美食車每日有六千元生意才能「維皮」,但宣傳及配套不足,安排亦欠靈活,經營雪上加霜。有學者批評營運者事前未做好市場調查,現時只有針對顧客要求提升質素,才能殺出一條生路。

停泊金紫荊廣場的美食車長期等運到,員工要「打牙骹」消磨時間。

旅遊事務署主導的美食車先導計劃上月初正式推出,不少車主投資過百萬元,勢要大展鴻圖。

詎料「滿月」不久,市民熱情退卻,泡沫亦隨之爆破。上周五華星冰室更率先棄牌離場,成為該計劃的「第一滴血」。

目前,有十二架美食車在八個停泊點輪流營運,各美食車每兩星期大執位一次。不同擺賣點的生意各異,以選址騎呢又隔涉的中環海濱最難做得起,被車主形容是「死場」之中的「死場」。該處距離港鐵站十數分鐘路程,客人要經過天星碼頭,沿海濱穿過摩天輪,再步行五分鐘才到達。

如此慘況已嚇到一名原本被分派到該場地的車主,寧願停業一周,順道維修美食車,兼可慳番燈油火蠟。所以目前同場只剩由豪園小食經營的美食車,以為場面會更冷清,但情況剛剛相反。記者日前於午飯時段到場視察,發現該處大排長龍,有顧客落單後要等半小時才有得食。

「雞翼已經賣晒,現在炸要等半個鐘。」職員說。原來令終極死場翻生的,就是靠一蚊一隻雞翼做噱頭。老闆娘梅樂文表示,反應熱烈,頭兩小時已接了一百個「柯打」,全日賣出超過一千五百隻雞翼,「我們在不同停泊點推出限定小食,並在網上做宣傳,藉此吸客。」

該處先天不足,檔主只好動動腦筋自救。除了「一蚊雞翼」,豪園小食還為附近公司提供到會服務,當日她就一個人提着兩大袋小食送外賣,相信亦能藉此幫補不少。

被喻為「終極死場」的中環海濱,已嚇到一位車主休息一周定定驚,相反另一車主則大搞噱頭救市,令該場起死回生。

 

日收六千元始能回本

曾在該處擺檔的另一名美食車負責人黃偉文指出,該處人流稀疏,最差的一天只做九百元生意。在附近上班的食客趙先生認為,該處成為「終極死場」的主因在於位置,「政府唔想美食車同其他食肆競爭才擺到山旮旯咁遠,我覺得好奇怪,做生意本質就係汰弱留強,點解要壓制競爭?」他又指,政府宣傳推廣不足,「唔係同事講開,都留意唔到美食車消息。」

海洋公園是另一個「死位」。美食車停泊於海洋公園正門下層的旅遊巴出入口,乘客步出地鐵後需轉右再乘扶手電梯才能到達。記者於閒日下午到現場視察,惟三時多唯一一架停泊此處的美食車已收檔駛走。

記者翌日再到現場,發現路過該處的主要是內地旅行團,團員由旅遊巴下車後直上電梯,期間有人對美食車眼望望,惟大部分皆掂行掂過未有光顧。該車同樣於三時多就收檔。有傳該車以此止蝕方法是蝕少當賺,每日只開檔三小時。在場職員拒絕回應有關傳聞,記者遂以短訊向該公司查詢,惟截稿前未有回覆。

在上一輪執位,被分派到該處擺賣的美食車老闆林瑞華承認,該處極難撈得起,每日平均只賣出五十多個漢堡,相比觀塘起動九龍東一號,日均售出二百個,生意額大跌七成幾,根本做不住。

有人逆市救死場,亦有旺場變死場。第二次駐守黃大仙廣場的「有得餃」老闆廖振豪慨歎,食客對美食車再無新鮮感,生意大不如前,「要做到六千元一日先回到本,上次擺呢度有錢賺,今次只係掹掹緊。」他指,平日主要做放工回家路過的街坊生意,「惟有寄望星期六、日好轉,好天斬埋落雨柴。」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副局長陳岳鵬上周亦現身中環海濱,為美食車救亡。

 

豪園小食老闆娘梅樂文玩食字,大賣一蚊一隻一字骨雞翼,吸引大批上班族捧場。